托雷托参加地下赛车,影片一开始,就是一场在城市之夜里进行的公路赛车。
  但如果仅仅是这个故事,电影是相当的乏味的。
  这时必须有一个视角介入到这个团队。
  这就是影片开头出现在地下赛场的布莱恩?奥康纳。他带着一个猎奇的视角,介入到一个陌生的赛车车队里。他引导着观众对地下赛车的关注与兴趣。
  他必须有一个动机。爱情显然是最表层的动机,于是必须给老大加一个妹妹,这样,帅哥的介入,才有一个理由。
  但这是一种低俗的理由,爱情,固然是生活中的一个理由,但必须合乎生活的逻辑。爱情从来不是现实生活的选择性的逻辑。因为生活的严酷,从来没有让爱情成为生活的主流。所以爱情只能是一种作料。如果把爱情作为生活的主导潮流,那只是一种幼稚。所以电影里的爱情,往往不是作为幸福的佐证,而恰恰成为生活的一种伤心。“不爱江山爱美人”之所以标心立异,就是因为爱情居然有一次逆向生长的畸形态。
  所以,这个外来者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生活化的理由。而无疑,他是一名卧底警察,就可以解释他为什么能够花费那么多的时间,介入到黑幕重重的地下赛车界的深层原因。而他与老大之妹的爱情,也可以顺水推舟,事业爱情两不误。
  既然警察与老大之妹有了感情,那么,电影必须尊重这份感情,这必然导致老大不能是一个十恶不赦的,电影必须为他的罪行找一个理由。
  于是,电影恰到好处地为老大寻找了一个为什么沉沦罪恶的理由,他自小失父亲,父亲是因为赛车时,被人蓄意撞车而死的,老大报复了那个车主,从而做牢,之后,他宣称他把赛车作为他的一种精神苦闷的解脱。
  赛车便有了精神上的宣泄的意义。如果没有这个前因,苦大仇深的老大沉湎在赛车游戏中,便是不务正业,老不正经。有了这么一个前提,他的痴迷于赛车便显得高大上了。
  警察一卧底,便能查探出老大所犯的罪恶,未免太过简单了,《五十度灰》就干的这种事,所以受到有识之士的嗤笑。所以,还要在老大身边设立一个迷障。电影里于是又出现了一帮亚裔,与老大似乎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究竟有什么仇,电影也没有详述。这帮人似乎应该是华裔,他们活动的场所里,用的是中文标识,而且还有孔子的塑像,反映出他们代表的文化是中国的。但在电影里,他们却是一副凶残暴力的象征。几乎在每一集电影的系列中,都有亚裔面孔的出现,既使人感到亲切,又让人觉得亚裔人只不过是打酱油的。
  老大所干的劫车行动,警察一度认为是那帮亚裔所干的。但在抄查老大的车库之后,发现判断有误。警察很快在一次得来全不费功夫的偷窥中,发现老大又开始干一票劫车生意了,于是他拉上老大之妹,拦阻这种暴力劫车。
  这时候,电影的分寸必须掌握好。老大劫车,本来应该是罪大恶极,令人痛恨,但电影巧妙地转换了立场,在老大劫车时,他的手下文斯,却遭到了卡车司机的袭击。文斯一下子被缠在了卡车上,动弹不得,生命堪忧。
  这一段电影的设置颇有意思。电影要让劫匪在观众心目中获得同情,便把立场放在了劫匪这一边。而那个卡车司机却反而成了穷凶极恶的死神,不断向劫车者发出恐怖的枪弹。
  这时候,警察带着老大之妹赶过来了,电影巧妙地转换了立场,老大此时已经成了弱势群体,他的同伙面临生死,生命垂危,老大的恋人被撞翻,他的手下文斯命悬一线,警察这时候来到现场,他的使命,就不是为虎作伥,而是来解救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的老大。
  而妙就妙在,他救下的文斯还是他的情敌,从影片一开始,就看到文斯对警察与老大之妹眉来眼大为嫉妒,拳脚相加,而在这一段中,警察不仅拯救了劫匪,而且还救了情敌。警察的人道主义与人性至上的情怀,在这里得到昭然若揭。
  于是,电影回避了正义,复归了人性与人情,警察的是非观已经不重要了,但他够义气,讲交情,宁愿以身试法,也要纵虎归山。他最终也是这么做的,用自己的跑车,放老大一马。
  他重的是友情,爱情,兄弟情,有了这个情,什么是非、准则都是无关紧要的。
  本集里,老大的团队的所作所为,真的是属于小打小闹,雕虫小技,从卡车上劫持的货物,也不过是一些DVD与摄影器材,干的杀人越货的勾当真的不值一提,哪里想到后来会身负美国的国家利益,像007一样,无孔不入地涉入到环球的每一个需要的角落呢
  

布莱恩这家伙,没人比他更明白,亲手打造的东西,永远都是最有感情的,多姆一行打造布的车,和打造布一样,关心则乱,他这一遭算是和多姆绑在了一起,就算文斯告诉多,布莱恩是警察,多姆内心也多半不肯相信,他问布莱恩,“你是警察吗?”却连个回答都没有听。
Ps:写到这又怀念多姆了,直率天真又邪魅的笑容,再也不会有了。
故事至此,若是多姆十恶不赦,若是没有和米娅的爱恋,没有大家起开心过,患难过,我相信布莱恩大概很快破案,找出证据,一大帮警察冲进多姆的咖啡馆,抓多姆一帮现行,故事结束,布莱恩回到警队,过上“阳光下的生活”,又过了些日子,布莱恩想到这一遭,大概在心里连波澜也没了,只是个事迹而已。
但是因为是多姆唐老大,是米娅,甚至是杰西,都有很多你不得不爱他们的理由。
多姆跟布莱恩透露他的故事,对着父亲的车,多姆仿佛又变回一个小男孩,在职业改装车赛场上亲眼看着父亲的车起火。呼喊,却以为是父亲的声音。时过境迁,他语调平静的觉得自己可以在赛车时获得十来秒钟自由,可他从来没有自由过。还有杰西,不为社会认可的天才少年,与其说他对着引擎才能平静下来,倒不如说他在多的团队发挥所长,是被理解包容的结果。
所以那晚,当布莱恩与米娅在一起的晚上,收到警队电话问要不要抓强尼,布莱恩心里一定期望,就是强尼罢,甚至连知道真相的你我,也希望,就是强尼罢。
可是富二代强尼,终究不是费心抢劫卡车的那个,电影中对强尼父亲的处理也是很有意思,慢镜头打了强尼,又失望又愤怒的脸,最后还保释儿子出来。
Ps:多年以后,发生n多事件,个个父亲都是痛心疾首,再积极不遗余力的救援。再看这段的个中意味,感叹原来草蛇灰线,故事已经把人心的部分看透,埋藏线索洒落其中了。
主角方面,误抓了强尼,布莱恩的日子也不好过了,到了沙漠比赛,从布莱恩劝说杰西开始,他就已经关心则乱,只是后来,强尼与多一行人结怨,多少也因为布莱恩这个警察,世事因果,布莱恩在某种意义上,是亏欠多姆的。直到后来救下文斯,加上杰西的死,也终于结了结果—–布莱恩放走多姆,两人终于向望于江湖(至少在当时)。
布莱恩熟悉人心至此,并利用人心成功卧底飞车帮。但当他渐入其中,却看到各人各自的公理,不比原本的公理更不堪。也许他太适于这个赛车世界了,飞贯而越,就此踏上速度的征程。又或者,接受了新公理的布莱恩,只得向前,再往前走,又到另外的故事了。
“亲爱神圣的圣灵,谢谢你,谢谢你供应给我们氧化亚氮喷气嘴,还有进气冷却器和滚珠轴承涡轮增压器。还有,嗯,镀钛活门弹簧,谢谢你,阿门。”

布莱恩是个聪明人。他聪明的针对多姆一行人,却绕开了赛车,以多的妹妹米娅为切入点,用出格的比赛引起注意,还找准机遇救了多。当他喝了文斯的啤酒,我知道,这家伙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