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别人笑我太疯爹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性虐恋”小说虽然在寻常百姓看来离经叛道,但是背后却同样与同性恋小说一般,暗和着多样化、反歧视的潮流,显然不仅仅是不一样的烟火,而且还正巧放在了少数派高歌的当口。由此这部小说在社会文化的推波助澜下走到了大众面前。

从第一部到第三部,两个人从年轻时候的稚嫩,到现在的成熟,不得不说,老阿姨们(当然我也是)看的激情澎湃,让一个孩儿都上学了的妈妈看的口水流一枕头(没出息)……言归正传,不知道为何评分这么低,个人品味不高,就爱看烂大街霸道总裁爱上我,为啥?哪个少女不怀春呢!哎呀,灵肉和一,完美!剧情老套,but我喜欢!简单明了,安娜是一个学英文专业的学生,家庭普通,虽然妈妈私生活过于浪漫,但是看得出她很爱女儿,继父在她的成长中也是良师益友,原生家庭还去很重要的。在一个对的时间遇到了一个对的人……格雷,年轻有为的霸道总裁,然而他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啥?特殊癖好!安娜见到格雷那一瞬间就注定,他是她的了,对没错!“他”是“她”的了,在服从与被服从中,究竟是谁做了前者谁做了后者……格雷从来没见过安娜这样的女人,让他不知所措,当格雷得知安娜还是处女的时候……彻底沦陷。安娜无法说服自己离开格雷,她想睡服格雷==不要沉迷在这个变态游戏里,格雷告诉安娜他的五十道阴影……安娜无力的逃走了,格雷后悔了,他发现他完全离不开安娜,他用了一切老阿姨和少女们都爱的方式追求安娜……安娜不相信他会改变,格雷用行动证明他会,任何人不可触碰的,她可以!只有她!安娜!于是他们幸福的结婚……啪啪啪……安娜怀孕了,格雷怕,怕啥?他们吵架了!大概因为不能啪啪啪,所以两人情绪都很激动……反派出来化解尴尬了……于是又团圆大结局了……格雷牵着安娜的手说出自己的恐惧,怕没有能力当一个爸爸,安娜用实力证明,他们相爱……有爱……什么都不是困难,从此,格雷的五十道阴影彻底消失……片尾美妙的插曲夹杂回忆杀……感慨……动容……到底谁是谁的主人?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什么?我们相爱!

[if
!supportLists]16.  [endif]同样的,在婚姻保卫战之前,安娜依旧打过艰苦的恋爱保卫战,除了格雷那些个拥有这受虐人格的“服从者”。安娜最大的敌人无非是真正的前任,格雷的性爱启蒙导师艾琳娜。在出场一开始艾琳娜便倚老卖老,一开始明面上和安娜表示好感,实际上则一直在否定安娜的存在感,就是企图利用与格雷建立的亲密关系将这个新介入者物化,以此协助克里斯丁重新在这段感情中获取主导者地位,但这场阴谋在格雷声明了自己与安娜的婚讯后便宣告失败,由此艾琳娜再次主动出击,打出温情牌,向安娜表示格雷所需要的是一个真正服从于他的“服从者”,而所非像安娜这样渴望正常感情的人。她既然爱格雷就不能自私自利不顾格雷对于性虐待的需求,只顾享受这个霸道总裁给予她的种种好处。然而实际上安娜却因为坚持自己的原则,没有沦为精神失常的莱拉,反而是将格雷从少时家暴的阴影中拯救了出来,并最终收获美满爱情和家庭,由此在第三部中格雷因为安娜意外怀孕重新去找艾琳娜时,艾琳娜表示安娜其实正是格雷要找的人,恐怕也是在暗指其实只有像安娜只有精神魄力强懂得手段的人才能真正满足“格雷”内心“受虐”的需要,有安娜在他才能够有安全感,由此安娜成功了实现了对格雷的救赎,并最终获得了美满幸福的爱情和婚姻。

[if
!supportLists]15.  [endif]恋爱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来很大程度上混合着“美化”了的“生殖活动”与“两性政治”。由此在这场性别战争中,面对着在物质等外在条件上占主导的男性,作者给广大女性的良方唯有“诛心为上”。安娜虽然人生履历浅薄但是始终在精神上克制格雷,虽然格雷谜一般地被安娜吸引无不有作者“臆想”的成分在,但是从细节上还是能看出安娜的“精明”之处。首先她在精神上却不断“克制”着格雷,正如上文所讲,一开始就给格雷划定界限,一旦格雷越界,她便断然翻脸,绝无二话,格雷这时候这才重新在安娜身上找到了依托,其实由于母亲早逝,所以他终其一生都在找寻母亲的替代品,但是这种依恋却由于早期的悲惨经历而混合着对稳定关系的畏惧和对女性的仇恨,这才使得安娜靠着精神上的魄力成功地填补了格雷心中的空白。格雷其实在感情上并不成熟,一直处在逃避的状态。而格雷展现的控制欲其实不过是他对于他早逝的母亲依恋情节的外在表现。身为富贵总裁的他不惜动用自己的所有力量来“保护”对方,包括派遣保镖豪车接送,开掉女方心怀不轨的上司,买下女方的公司等等。然而这不过是一种障眼法,看上去是格雷在追求安娜不断向安娜示好,其实作者写的却是安娜如何一步步走进格雷内心且成功取代了格雷的母亲成为正牌太太的故事。可以说第三部电影中一个细节很是明显,当女建筑师试图挑逗格雷时,安娜暗地里连忙对她翻脸,一展女主人身份震慑了女建筑师,可以说算是完美通过了格雷对实际上的“支配者”潜在的考验,由此两人关系才变得更加牢固。

[if
!supportLists]17.  [endif]而这道关于“救赎”的大菜背后恐怕就是作者所理解的两性观或者可以说她所倡导的倾向保守的“女性主义”。曾经主流的男权社会幻想中似乎只有勇者斗恶龙救美人,王子吻醒睡美人,圣女贞德、花木兰毕竟还是占少数。在这里女性算是从恋爱中实现了曲线救国,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作为女主角的安娜不靠武力、不靠财富,靠爱情和牺牲解救深陷在家暴阴影下的爱人,结局温馨甜蜜仿佛一切都是女主角的功劳,虽然只有的说法难免有些偏颇。但是确实这里的女权虽然没有像类似《饥饿游戏》里面走得那样极端,本身男性占优势的武力、勇气这些都被转移到了女性身上。相反,作者将男主角塑造得更加阳刚和强势,而将女性的优势表现在了精神层面上,比如善解人意、聪明睿智等等。

简要说明一下,这三部作品,分别名为Fifty Shades of Grey, Fifty Shades
Darker和Fifty Shades
Freed,而三部根据小说翻拍的电影中文名分别为《五十度灰》、《五十度黑》和《五十度飞》,而繁体中文版小说则除了将三部都称为“格雷的五十道阴影”之外,后面还分别添加上“调教”、“束缚”和“自由”,以此来对应小说主题。然而这两种翻译其实并不是十分恰当。首先(格雷)Grey是男主角的名字,将其译成“灰”可以说暗示着人物的两面性 (SORREN),虽说能和之后的“黑”有承接关系,但是与后面的“飞”也构不成承接关系。繁体版的则是直接将“性虐待”当做小说的主题,难免以偏概全。其实作品第一部《格雷的五十道阴影》是取自男主角格雷面对女主角不断追问时的一句回答:“I
am fifty shades of fucked up.” 这句话中的fifty shades of fucked
up,直译为“糟糕透顶的五十道阴影”,这里的“五十”可以说是虚指,整句话其实是格雷在暗指家庭暴力给少时的自己带来无比复杂而“创伤”情绪,使他性情复杂多变,可以说糟糕得无可救药。

如果从这个方向入手,那么再重新看这本小说,读者便会发现其实小说其实在推出BDSM这个猛料之时还十分机巧地在小说中插入了两性政治,且暗自亮出了女性主义这张王牌。当然可以说这里的女性主义虽然斗志昂扬,但是在主张上却倾向保守,正如安娜所展现的那样,作为女性她需要平等和自由,但是她不与男性分庭抗礼,而是在默认男权社会框架下争取自己的最大权益。小说塑造出了格雷这个物质上完全符合世俗想象但在精神上却深陷地狱的男性形象。但是我们想想文学史上难道就没有一个生得天使脸庞和恶魔之心且姓氏还接近的人物么?想必稍有些文化常识的人,看到这部书就会想起大名鼎鼎的王尔德所写的《道林格雷的画像》,虽然Gray和Grey不同,但是本质上两人却又类似的一面。主人公道林·格雷虽然罪有应得,但是结局难免有些悲情,而且小说中的女性还确实是被主角物化十分彻底。由此脑洞一开,我们难免会怀疑,作者写的同人会不会也借鉴了这本小说,实质上想写一个玛丽苏女性反制文学经典人物格雷的搞笑小说呢。个人觉得,既然她都能写小说了,不能低估对方的脑洞。

然而回到小说本身,可能作者觉得自己的作品虽然是个玛丽苏同人小说,但是作者为BDSM群体给出的解释除了强化信任关系之外,其实还指出了“精神分析”领域上另一个原则,那就是弗洛伊德提出的快乐原则(pleasure
principle),作为本我(Id)在性关系中表现出来的就是性欲,而对于男女关系中实现实际意义上的性行为就是本我的目的主旨,然而在小说中作者将BDSM一定程度上视为性行为上的前戏,也就是所谓的延时满足(delayed
gratification)。弗洛伊德在《自我和本我》中提到两者关系其实就像骑手和马一样,本我代表着食欲、性欲这种基本的欲望,渴求即刻的满足,而骑手就象征着自我意识的控制,通过控制本我从而实现更大的满足。那么这样一来,这一方面可以说符合了故事人设中男主良好的家教和自律,另一方面也算是自动将BDSM从“性变态”的舆论旋涡中一下子提升到了智识阶层,等于是给BDSM做了个广告:不是每一人都可以来一场BDSM式的性爱。这一下子就给现代荷尔蒙爆棚的小青年戴了顶高帽,宣称他们是新时代的青年,才不是没有情调只知道扑腾的土老帽。

从《哈利波特》到《暮光之城》再到《五十道阴影》三部曲,三部作品虽然同样畅销,但在各大网站上的口碑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说实话,幼稚得有些过分的玛丽苏再加上油腻得惊人的情色格调着实让水军找不到赞点,最后只能落脚到质量不错的电影原声上。更多观众更是因为自带的强迫症,看了第一部第二部却不看第三部实在憋着难受,由此索性看到收尾。

[if
!supportLists]19.  [endif]那么总的来说,这部小说明面上说是一场青春之恋或者女性的情爱幻想,但从阴谋论的角度讲不过是一场女性在两性博弈中通过对男性的精神反制最终名利双收的春梦。其既符合民间保守派对于男女婚恋关系的完美想像又迎合了当今堪称政治正确的女权。虽说写女性以甘心“受虐”的姿态来控制恋爱关系中的男性恐怕会被真正的女权所“不齿”,但是其难免是一种“曲线救国”的表现方式,因此对于大众而言也是喜闻乐见。

正如萨乌宁一样,他比常人都渴望着永恒而坚贞的爱情,可是旺达并不想做一个受荒唐俗世教条规劝的女子,她不会因为爱上一个男人就永远与之相守,因为她知道年轻的感情终究是会厌倦,倘若当初爱上的人已然不爱的,那为了世俗的眼光而继续在一起简直是一件再愚蠢不过的事情。由此萨乌宁只有更深入地进入这段感情,赋予对方完全能够伤害自己的肉体的权力,才能至少从外在形式上完成将自己完全交给所爱的对方的使命。而且对比《五十道阴影》,其实我们发现男主角格雷本身并非是一个萨德主义者,虽然他喜欢豢养服从者,对女性物化,但其实不过都是基于他对于爱情的怀疑和慌张,而在安娜对于他身世的深入挖掘中,我们发现这正如弗洛伊德所说,深受他原生家庭的影响,格雷或许是因为自恋情结才喜欢上了豢养服从者的,因为他在类似莱拉这样的服从者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其实也迫不及待地期望有个人能够像之前的艾琳娜一样向他“施虐”。正如弗洛伊德所说,小时候男孩本身就因为自恋倾向促成的恋母情节,而在这种情况下变得更加复杂,爱恋期望因为母亲的一次次“残忍”离开而落空,男孩便不得不改变自身姿态来摆脱这种被动的局面,以“呼喊母亲离开”的方式来实现掌控局面。正如小孩常常喊着“丢了”,将玩具丢掉,再重新找回一样。克里斯丁从小就面对着虐待和生母的离开,由此他的恋爱观充满了矛盾,女性是他的追求对象,却同样深深被他厌恶和抗拒,他不期望女性触碰他的身体,与他同床共枕,只是因为对女性身怀恐惧,一方面是担心产生依赖感而重蹈覆辙,另一方面是自己有受过女性虐待的阴影。但是女性又是他的爱恋对象,一旦永恒的关系出现裂痕,他就果断觉得事先放弃。用王家卫式的台词来说就是,“要想不被拒绝,就要学会先拒绝别人。”由此我们又折回了安娜与克里斯丁开始的一幕,克里斯丁一开始就像《暮光之城》里面的男主角一样,虽然忍不住和所喜欢的人相拥,却转眼将人拒之千里,宁可作爱情的逃兵。这种与其说是极端,不如说像浪漫主义者一样对于爱情追求得太过于纯粹。由此衍生出来的心态便是既然得不到永恒,不要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