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灌篮高手》的回归已让漫画迷们亢奋尖叫,今日《名侦探柯南》重启更新,接二连三的福音,激越着动漫迷们的心。

图片 1

一部优质动漫至少承接着两代人的童年,《名侦探柯南》算得上是我们智力启蒙的“教科书”。

前段时间有关日本动画从业者收入过低的问题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而动画行业的现状究竟如何也成为了热门话题。很多人都在担心如果基础的人员越来越少,那么日本的动漫产业的将来就会很危险。近日,日本动画家,演出协会监事桶田大介就在采访中表示:动画业界可能正在经历慢性自杀。

图片 2

“平均年收入110万日元”被放大了

胸がドキドキTHE HIGH-LOWS – 名探偵コナン主題歌集

Q:关于行业收入的调查中,您们获得了什么信息?

真相只有一个。

A:我们接下来才进行客观分析和评价,不过简单来说,这并非一个好的结果。即便是看了人们的评论,也感觉这是一个对于新人而言很苛刻的环境。

这句话,回荡在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曾几何时,热爱柯南的粉丝们都把这句话当成人生的信条,指引他们在生活的各个方面前行。

Q:我们注意到,年轻动画制作者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10万日元”。

图片 3

A:媒体报道的110万日元收入其实是“动画”这个职业。而只有这方面被无限放大了,也并非我们所想要的。

只要柯南更新,心里的安全感就一直存在,这种更新像是看到家人回归一般,既欣喜又激动,也会觉得熟悉

在我们的受访者当中,平均收入为332.8万日元。应该说只要具备某种程度的技能,那么得到能够生活的收入还是不成问题的。而“导演”和“总作画导演”等跟整个产业平均的413.6万日元相比,也处于非常优越的地位。

图片 4

Q:也就是说整体情况并不糟糕了?

日本动漫业界如今正呈现出空前盛况,人气动漫电影层出不穷,以致市场份额达到历史最高——2兆日元(1035亿人民币)。

A:即便同样都是创作者,但是插画师或者画家还是很少有人能养活自己的吧。这么看来的话,动画行业应该还是能够让大家依靠职业吃饭的。虽然最初会很辛苦,但只要掌握了足够的技能,那么还是可以坚持的。

然而,从事着这份被称为“梦之工作”并支撑着业界发展的动漫画师以及制作分包公司却并没有得到对等的报偿,低廉薪资以及过劳工作成为业界常态。

其实无论什么业界都是如此,我们需要让年轻而优秀的人聚集过来。如果只是强调“年收入110万日元”,那么不光对于以动画业界为目标的年轻人们产生误导,还会令周围的人感到不安,从而限制年轻人们选择这条道路。我们总是希望媒体报道的时候能够客观一些,但很难得到回应,真的很遗憾。

图片 5

动画业界从业者的主体是自由职业者

DOCO君今日将推荐一部NHK出品的纪录片《扩至2兆日元的日本动漫产业
加速升级的黑色劳动》,一起重新认识一下绚烂作品后的日本动漫产业吧~

Q:所谓“动画”,具体而言是什么样的工作呢?

这部纪录片讲述了立于岔路口的日本动漫界,未来将何去何从,在如此以往的严峻形势下,业界领头人开始发出担忧之声,如果低廉薪资以及过劳工作的业界常态持续下去,影响全球的日本动漫还会蒸蒸日上吗?

A:掌握一部作品动作关键的画被称为原画。而“动画”就是绘制将这些原画联系在一起的工作。根据导演绘制的分镜,原画师从0开始创作画面结构和角色演技,随后“动画”负责人则按照原画的画面结构补充动作部分,并且进行描写。如果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临摹一张精致的原画。

图片 6

在日本,新人动画师首先基本上都要担当“动画”工作。在这一过程当中不断磨练自己、提升经验,从而有朝一日升为“原画”负责人。这是最普通的升职了。

付出与收入不对等一直以来都是影视行业的常态,这类问题被业内人士诟病,却未曾真正解决。

Q:那为什么“动画”的平均年收入很低呢?

此类问题引发的人才流失,给日本动漫产业造成着极大的损失。

A:在动画业界,一方面为了削减社保跟教育成本、一方面为了方便应对多种作品,所以整体上都是自由职业的结构。不过新人想要成为取得一定成绩的自由职业者,那么还是比较困难的。

人们带着梦想进入动漫产业,却因为廉价的薪资与超额的工作量离开。

在“动画”这块儿,TV动画的话一般是“每张200日元”的单价,而最近几十年几乎没有变化。另外一方面,随着作画质量提升,画面上的信息量也在飞快增加,令生产效率下降了。目前负责“动画”的人一个月能绘制500张图已经算很多了。但是这样的话才只能拿到10万日元。从工作角度而言是难以养活自己的。

图片 7

有些人说:“画画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艺术工作吧”“在艺术行业最初的见习期,有些人还拿不到10万日元呢”。但说到底,工作内容和所需时间并不一样。我们调查当中也指出:动画师休息时间很短,每天工作时间非常长。所以没办法通过其他兼职来获得收入。

动漫分镜画师的出走,是否预示着日本动漫产业的末路?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依靠家里养活的人以外,年轻人很难将这个作为自己的职业选择,从结果而言就导致了振兴产业的必要人才数量不足、难以培养,从而导致不良影响。我觉得这已经涉及到了“产业的持续性”。

窘态产生的原因

日本动画还是有出现“皮克斯作品”的可能性

日本动漫产业如今的尴尬境遇并非一日形成,这跟长久以来的市场供需关系有关。

Q: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将“动画”工作外包给成本较低的海外国家,不就能解决了吗?

动漫产业的市场规模逐年递增,但制作公司的销售额却没有明显提升,这一切都源于产业内部的失衡金字塔,出力最多的制作公司位于金字塔的最低端,简言之,一部作品再卖座,制作公司可以得到的分成也是寥寥。

A:如果说能够马上培养很多可以胜任“原画”的人才,那么的确可能会解决。但是在我国的动画制作现场,很多人都需要在“动画”时期从前辈那儿学到优秀的原画经验,对于一个原画师来说这是不可少的环节。并且对于“原画”的需求和“动画”也不同,要求很高的品质。我们之前的调查当中发现:10个挑战原画师工作的人,最多也就2~3人能够胜任。可10个挑战“动画”的人,有大概8~9人可以独当一面。我们看到的动画,描线方面是“动画”负责,而非“原画”。本来靠“动画”这份工作就足够养活自己了。但现实跟理想总是有差异,目前就连支撑“原画”的基础——“动画”从业者都没有足够的人数了。

图片 8

日本动画业正在走向自杀 日本动画已经不行了
现在日本动画已经开始呈现出败式了,商业气息过于严重,再加上基础人员跟不上来,颓败是迟早的事情。
日本动画的未来没有问题
既然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了,那么肯定会想办法扭转的。再怎么说,这个行业也是会持续下去的。
人 人

图片 9

前段时间有关日本动画从业者收入过低的问题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而动画行业的现状究竟如何也成为了热门话题。很多人都在担心如果基础的人员越来越少,那么日本的动漫产业的将来就会很危险。近日,日本动画家,演出协会监事桶田大介就在采访中表示:动画业界可能正在经历慢性自杀。

动漫行业内流行着这样一种说法:

“平均年收入110万日元”被放大了

画师只是导演、编剧想法的 style=”font-weight: bold;”>搬运师。

Q:关于行业收入的调查中,您们获得了什么信息?

因为画师是在导演和编剧想法的基础上进行的自主创作,因此,除了得到每张画稿的收入外,就没有别的收入了。

A:我们接下来才进行客观分析和评价,不过简单来说,这并非一个好的结果。即便是看了人们的评论,也感觉这是一个对于新人而言很苛刻的环境。

图片 10

Q:我们注意到,年轻动画制作者的平均年收入只有“110万日元”。

“入不敷出”状态下的制作公司,面临着怎样的境遇?

A:媒体报道的110万日元收入其实是“动画”这个职业。而只有这方面被无限放大了,也并非我们所想要的。

拍摄者走访到一家成立10年的动漫制作工作室,这家工作室的运营总监向我们诉说着动漫产业底层“打工者”每日的工作状态。

在我们的受访者当中,平均收入为332.8万日元。应该说只要具备某种程度的技能,那么得到能够生活的收入还是不成问题的。而“导演”和“总作画导演”等跟整个产业平均的413.6万日元相比,也处于非常优越的地位。

图片 11

Q:也就是说整体情况并不糟糕了?

图片 12

A:即便同样都是创作者,但是插画师或者画家还是很少有人能养活自己的吧。这么看来的话,动画行业应该还是能够让大家依靠职业吃饭的。虽然最初会很辛苦,但只要掌握了足够的技能,那么还是可以坚持的。

懂行的人都知道,动漫的制作并非一个简单的过程,动漫人物的每一个动作的变化都需要分镜画师不断叠加画稿完成。

其实无论什么业界都是如此,我们需要让年轻而优秀的人聚集过来。如果只是强调“年收入110万日元”,那么不光对于以动画业界为目标的年轻人们产生误导,还会令周围的人感到不安,从而限制年轻人们选择这条道路。我们总是希望媒体报道的时候能够客观一些,但很难得到回应,真的很遗憾。

图片 13

动画业界从业者的主体是自由职业者

图片 14

Q:所谓“动画”,具体而言是什么样的工作呢?

图片 15

A:掌握一部作品动作关键的画被称为原画。而“动画”就是绘制将这些原画联系在一起的工作。根据导演绘制的分镜,原画师从0开始创作画面结构和角色演技,随后“动画”负责人则按照原画的画面结构补充动作部分,并且进行描写。如果简单一点来说,就是临摹一张精致的原画。

图片 16

在日本,新人动画师首先基本上都要担当“动画”工作。在这一过程当中不断磨练自己、提升经验,从而有朝一日升为“原画”负责人。这是最普通的升职了。

图片 17

Q:那为什么“动画”的平均年收入很低呢?

图片 18

A:在动画业界,一方面为了削减社保跟教育成本、一方面为了方便应对多种作品,所以整体上都是自由职业的结构。不过新人想要成为取得一定成绩的自由职业者,那么还是比较困难的。

图片 19

在“动画”这块儿,TV动画的话一般是“每张200日元”的单价,而最近几十年几乎没有变化。另外一方面,随着作画质量提升,画面上的信息量也在飞快增加,令生产效率下降了。目前负责“动画”的人一个月能绘制500张图已经算很多了。但是这样的话才只能拿到10万日元。从工作角度而言是难以养活自己的。

这些分镜师夜以继日的工作却换不来与之对等的收入。

有些人说:“画画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艺术工作吧”“在艺术行业最初的见习期,有些人还拿不到10万日元呢”。但说到底,工作内容和所需时间并不一样。我们调查当中也指出:动画师休息时间很短,每天工作时间非常长。所以没办法通过其他兼职来获得收入。

创造好看动漫的人,却成了产业中一文不值的廉价劳动力,智力、体力的付出,得来的却连宣发机构的一半回报都赶不上。

在这种情况下,除了依靠家里养活的人以外,年轻人很难将这个作为自己的职业选择,从结果而言就导致了振兴产业的必要人才数量不足、难以培养,从而导致不良影响。我觉得这已经涉及到了“产业的持续性”。

这类现象不止出现在日本动漫行业,国内影视行业也有同样的事情发生。

日本动画还是有出现“皮克斯作品”的可能性

此类恶性的行业操作,会大大降低动漫画师的职业价值,扭曲职业的配比。

Q:这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将“动画”工作外包给成本较低的海外国家,不就能解决了吗?

动漫产业现状

A:如果说能够马上培养很多可以胜任“原画”的人才,那么的确可能会解决。但是在我国的动画制作现场,很多人都需要在“动画”时期从前辈那儿学到优秀的原画经验,对于一个原画师来说这是不可少的环节。并且对于“原画”的需求和“动画”也不同,要求很高的品质。我们之前的调查当中发现:10个挑战原画师工作的人,最多也就2~3人能够胜任。可10个挑战“动画”的人,有大概8~9人可以独当一面。我们看到的动画,描线方面是“动画”负责,而非“原画”。本来靠“动画”这份工作就足够养活自己了。但现实跟理想总是有差异,目前就连支撑“原画”的基础——“动画”从业者都没有足够的人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