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时和两个高中同学结伴坐火车,居然遇到了小学同学。
我跟她是发小,同学六年,邻居六年。
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经常一起玩游戏,长大一点会分享彼此的小秘密。曾经挤在一张床上睡觉,她总瞧不上我的厨艺。也有过小别扭,甚至吵过架,但是这些不才是完整的友谊吗?
到今年为止,我们已经有近四年没见过面了。
她初中毕业上了卫校,早已参加工作,而我还在念大学。
她去年夏天结的婚,婚纱照上的女生一脸幸福。
也许是仁太他们还在青春期吧,中二也好,幼稚也好,对儿时的友谊还能念念不忘。
看着他们,我努力地回忆,回忆当年的自己,以及自己的小伙伴们。我的童年其实挺开心的啊,我们也会捉迷藏,会过家家,会找一个秘密基地玩只有我们才懂的游戏。
可是偏偏什么都想不起来。
就好像我跟她在火车上的偶遇。明明有四年没见面了,明明应该很激动,明明应该有很多话要说。可是,什么都没有,我们仅仅是寒暄,礼貌而疏离。
“你工作还顺利吗”,“你什么时候毕业啊”,说这种不痛不痒的对话时,我在心里鄙夷自己。
当年会手舞足蹈、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地自己去哪儿了,当年脾气不好、爱发火的她去哪儿了。
谁也不知道。
成长大概就是,曾以为坚不可摧的感情,如今想起来,只剩下唏嘘。至于它们是怎样被遗失、被抛弃、被忘却的,没有人知道。也许是一个漫长而平淡的过程,也许只是一瞬间。

我不是一个有文采的的人,只是希望再忘记他之前留下一点回忆。我的高中是在弗罗里达X市读的,初到国外的自己什么都不懂,浑浑噩噩的就交了一个男朋友,只可惜我们的结局很可笑。他是我前任的好朋友,虽然称不上是颜值爆表,却也是一表人才。他总是那么上进,那么努力,我很欣赏他,在那之后我们互加了联系方式。他很少主动和我聊天,一般都是我找他在先,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无聊,聊着聊着就成了习惯。后来他毕业了,因为他是大我两年的学长。在他毕业之后我一直时不时的和他微信,但我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聊天也只是隔很长一算时间一次。我们每次聊天都很开心,或者说是有点暧昧,我心里挺喜欢他的但是我从来没有表露过。我总是找机会和他见面,甚至我们一起在纽约住在同一个酒店房间5天。是他主动要和我住的,我以为这就表示他也不讨厌我。那几天我们很开心,还一起看了卷福。我至今都无法忘记那次经历,因为我们还在纽约看了一部很值得品味的剧。所有人进入一个酒店但是每个人都要带上面具,酒店的每一个角落都在上演着同一部剧的不同场景。一开始我很担心我找不到他,
但是他却在后来找到了我。我不知道我们究竟处在一种怎样的关系,也许我们都知道和对方没可能所以只是把对方当做各自的备胎,或者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他只是善于和别人暧昧。但我依然相信感觉是相互的,也许只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本来我以为每个月和他说几句话,只要保持朋友关系就好,我不是一个喜欢就要得到的人,并且我相信友谊始终比爱情长久。但是我没想到是我还是和他彻底闹翻了,因为他总是不肯告诉我他有没有女朋友,我很讨厌被欺骗,他明明已经和别人承认了却始终不肯对我松口,我想不到为什么。所以我开始质问他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总是要我先和他讲话,我们明明是好朋友啊。可是我得到的回应却是他的破口大骂。那一刻,我真的释怀了,无论曾经多么喜欢,却也比不过现实的无奈。我曾经一直幻想着他会给我道歉,因为无论谁对谁错,我始终希望他有绅士该有的风度,无论怎样,他也不应该对我说粗鲁的话。可惜我始终没有等到,我觉得自己像一个笑话。正应了我曾经看到的一句话:爱情本是善良的,残忍的是人。我喜欢他差不多两年了,但是我依然选择用最简短的方式记录下我的故事,因为无论曾经多么值得回忆也终究抵不过现实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