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看这部动画就是冲着ED去的
看完后,每次在剧情中出现
Ki mi to natsu no owari shourai no yume……
那首歌的开头
我就开始觉得鼻子酸酸的

(两年前敲下的一些感想~)

剧情和六个人物也是可圈可点


あの日见た花の名前を仆达はまだ知らない。
恩,先来一句,我能与这动漫邂逅真的是真的是太好了~(≧▽≦)/~
11年的我14年才看 >o<
其实。。我不是二次元的人,很少很少很少很少去接触动漫,
NANA,结界师,死神,恩,好像只看过(看完?)这3部 = =
额。。。这不是重点
当初是看在只有11集的份上才去看的,看完的第一感受,感觉胸口很温热,持续的,真好:)

以下是我对剧中三个妹纸的个人看法……个人看法~~

心与心的距离其实很短,伸出你的手便可以够到。
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取决于时间,一切对于人类有意义的事物都必须依赖于时间。
我们无法永恒存在,终有一天你我将老去。
那些美好的事物会慢慢沉淀,最终化为我们的唯一。

面码,带有主角光环,默认自带软妹、天然呆属性
整部动画中从头到尾没有大变化,一直卖萌
我确实是拿不出她什么好说的

宿海仁太(仁太),本间芽衣子(面码),安城鸣子(安鸣),松雪集(雪集),久川铁道(波波),鹤见知利子(鹤子)
六个曾经形影不离以仁太带头组成的超和平Busters,山里的小屋曾经是六个人的秘密基地,
“为了守护世上所有的和平”为目的而组成了“超和平Busters”

鹤子,个人觉得是整部动画中最好看的女角色
冷漠聪明的傲娇妹纸
从故事的开端就与雪集同时登场,就可以推断他们的关系
但是鹤子不太喜欢表现自己的内心
当年雪集被面码发好人卡之后丢弃的发卡,她捡回来藏在抽屉里
看到雪集声称要和安鸣交往的一幕后叹息离去
赌气,和仰慕雪集的女生们透露雪集是个女装癖
突然间剪短头发,可以看出她心中受到很大的打击
最后在众人面前第一个大哭
都是她内心的一面

缘起
“我说
仁太你啊”安鸣不安地问道,(其实安鸣是想知道答案,却又害怕知道吧)
“嗯?”
“是喜欢面码的吧?”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八怪!!!”仁太面红地解释道,然后转身跑出来了小屋。
恩,那时候答案不就明摆着吗?
仁太是喜欢面码的。到后来面码的意外身亡,在六缺一被留下的五个伙伴的关系里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对比起鹤子,我更欣赏安鸣这个角色
安鸣没有鹤子的聪明和冷静,也没有鹤子那份气质
但是塑造出的是另一种截然不同的性格
安鸣很热心
假装冷漠却送作业给废柴男主角
在朋友面前说仁太,却又希望他能回学校上课
在餐馆跑出去归还笔记本给鹤子
安鸣感情丰富
也不会刻意隐藏自己的感情
第一次和鹤子碰面被提到“芽衣子”,却很激动说别提死人的名字
在电玩店休息间和仁太表白后遭受冷漠拒绝而大哭
她也几乎是全剧哭的次数最多的角色
而且每次感情低落时也会跪下
安鸣没必要像鹤子那样假装坚强
虽然鹤子说她随波逐流
单凭她们所属的学校就能看出来了
她有两个不是什么善类的好朋友
安鸣无时无刻都注重打扮(尽管还是没有鹤子漂亮)
估计也是环境导致的
但是也有自己的想法
剧中几次提到她还是CN
并没有学那两个朋友那样乱来
也算是出淤泥而不染吧
塑造安鸣的只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角色,没有其他过人的地方
这样是打动我的地方
PS,安鸣喜欢收藏游戏,我猜作为一个喜欢电玩的男生,都希望娶到一个喜欢玩游戏的妻子吧~~?

仁太一直对那天对面码说过的话欠一句对不起,明明内心是那么喜欢面码,却因不坦率而伤害了面码,其实内心是个温柔坚定正直的人,在10年后看见面码的(灵魂?幽灵?)反而轻松了许多,“虽然我的阴影还没有消失的迹象,但还有明天的话,道歉可以慢慢来,我是这么认为的。”;

安鸣一直卑微地喜欢着仁太,看似大大咧咧的她却最容易脸红,一方面她是喜欢面码的乖巧但又妒忌着被仁太喜欢的面码,有点小纠结的,“那时候其实我松了一口气,因为仁太你说你不喜欢面码,虽然很差劲,但是我真的有点开心,可是,你就这样走掉了,就和你亲口说你最喜欢面码一样啊,从那个时候就一直很心疼,无法原谅在那一瞬间觉得开心的自己,伤害了面码,还发生了那事情,无法,无法原谅喜欢仁太的自己。”;

雪集外表看起来很酷很尖酸刻薄但实际内心比谁都脆弱的优等生,BBQ聚会上他对仁太说的那句“忘不掉面码,总是被面码束缚着,真没出息啊你”,其实是他本人最大的心结,总是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其实是自己的不甘心,不甘心只有仁太能看见面码,在被众人发现他假扮面码后,仁太问他你没事吧?“看起来像没事吗?看啊,看清楚点啊,像面码吗?是你看见的面码吗?”

鹤子是5个当中心思最细腻的,面上总是一副冷冰冰事不关己的样子,其实最关心最能看透雪集,为了跟上雪集的脚步,努力考上跟雪集的同一个高中,一直收藏着一个与10年前雪集想送给面码的一模一样的发卡,是这样妒忌着又爱护着面码“拜托,由他去吧,这个机会,如果错过的话,肯定,不会再来了。”

波波是个神经大条,在5个当中最活跃,乐于助人的人,但往往最容易被人忽略他的感受,他是10年前唯一见证面码身亡的人,却悔恨自己的无动于衷与害怕,这给他留下了深深的阴影,所以他拼命地走出去,去环游世界,为的是不在想起那一幕。回来后的每天独自一人来到一个山坡边上,给一个玻璃瓶换上新鲜的花束,口中还念着祈祷面码的咒语。

故事一直以为面码完成心愿让面码成佛做引子,其实是众人的救赎之旅,在第10集中迎来了第一个爆发点,送别面码的誓师大会上,

“我想想,比如在重现一遍那一天,再现一遍那天在这里发生的事情。”雪集说道
“雪集”鹤子皱了皱眉
“少开玩笑了!!!!!!怎么能。。。。。。。”仁太激动地翻了椅子
“仁太,仁太你啊”安鸣抖了抖手中的咖啡杯
“别说了啊!!!!!”仁太大声轰到
“你是喜欢面码的吧”
“说啊,面码也在这里吧,说清楚啊”雪集挑衅道
“说啊 说啊 说啊 说啊 说啊 说啊 说啊 说啊”波波一边低头一边附和着
“喂,不用做到这个份上吧!!”鹤子道

   。。。。

“喜欢啊,我对面码。。。。”仁太终于说出了心里话。。。。。。。然后再一次像10年前那样奔跑出小屋,
“在这里逃跑的话又会重复相同的下场啊”波波急道
仁太停住了脚步转过头,面码没有出声,只是哗啦哗啦地掉着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