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血与冰激凌”三部曲,作为埃德加·赖特在2010年的《歪小子斯科特》之后的首部原创电影,《极盗车神》呈现出了异常年轻的活跃状态——这在时下的好莱坞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诸如库格勒和达米恩·查泽雷这样年轻导演的作品往往少年老成,反而是人到中年却总是能将青春感拿捏得更加饱满——仿佛混音大碟一样先声夺人。电影在创作中显然参考了《极盗者》《落水狗》和《盗火线》,而埃德加·赖特也在其中将其个人对音乐的运用提升到了新的水平,此前已经成为其影片重要成分的BGM担任了更为重要的叙事任务。电影在当代流行文化和捕捉老式电影的迷人魅力上,都有着非常不错的表现,在充满乐趣的节奏中自我陶醉。
而这一优秀的表现力,大半要归功于夺人眼球的第一幕。我们见过太多的追车戏,搭配着各种各样的流行和摇滚,但没有一个能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直到埃德加·赖特才华横溢地将音乐概念放进了人设,进而成为了主角日常生活的标签,以此创作电影的基本节奏,叙事流和结构。这种体验究竟能带来如何的观影感受,这就是《极盗车神》最大的看点和成功。
但与此同时,与前半部分瑞士军刀般的精确设计相比,由于叙事的基本需求与基于乐曲的节奏之间发生了不可避免的冲突,后半部分显然还需要进一步的打磨,甚至险些出现了失控的苗头,在结尾处只能强行收束。
这种前后的不对等,也是并不寻常的。我们很少看到一个电影制作人能在开场展现出如此强烈的创作欲望,却只能以程式化的方式作结,令人惋惜。
但总而言之,《极盗车神》仍然值得赞赏。仅凭开场的60分钟,就足以入列过去十年中最好的动作喜剧电影之列。安塞尔·埃尔格特,凯文·史派西,杰米·福克斯,乔·哈姆以及其他主演也大都演技在线,鲜有拖后腿的现象发生。作为一部小巧和炫技性质的电影,这已经是莫大的成就了。
即使埃德加·赖特几乎不会凭借本片在颁奖季赢得任何奖项,也丝毫不影响它为银幕带来的乐趣与活力。
毕竟人家也不在乎:对某些人来说,玩的开心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但赖特在《极盗车神》中对于这一部分的处理实在太过草率,且这一次,大多数观众很难再去忽略本片内部逻辑的崩坏所带来的人物性格转折突兀与情节合理性缺失而去愉快地欣赏这部电影了。换言之,他在片中使用大量怀旧感强烈的八十年代disco舞池音乐充当配乐主导叙事,将音乐和影像相辅相成完成叙事任务,这种点子固然新颖有趣,但当满溢的歌单和俗套的剧情相结合的模式被自我重复到影片的第三幕,难免会引起观众的审美疲劳。有些时候就是如此,想到了好的点子便会被兴奋感满足感冲昏了头脑,紧接着的就是不断的原地踏步。

虽然名下只有6部电影长片导演作品,埃德加·赖特依然是当今影坛的杰出电影人之一。在他的整个职业生涯中,他一直在追求,并且也获得了其独特的影像与叙事风格,犹如个人签名一样能立即将其从浩如烟海的丧失喜剧中辨别出来。
但是《极盗车神》,并没有那么的埃德加·赖特。
这并不是说《极盗车神》不是一部好电影:在CG泛滥的今天,我们很少能见到90年代的硬派警匪动作类型片能够以这样富有娱乐精神的姿态出现,而又毫不显得落伍和过时。和近年不思进取的其他中低成本动作电影,如《999》相比,简直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但优秀的执行者并不是最适合埃德加·赖特的身份——知道喜马拉雅山在哪里,并不代表真的要跑到喜马拉雅山上自拍啊。
与尼古拉斯·雷弗恩2011年的作品,瑞恩·高斯林主演的《亡命驾驶》类似,《极盗车神》也是对同一类型和母题的风格化重塑。但埃德加·赖特在喜剧和冷幽默上的造诣,并没有很好地与主题相结合,或者说没有最大化地表现出只有埃德加·赖特才能实现的独特影像感。
一言以蔽之,It’s good. But why?

所以即便《极盗车神》自身缺陷太过明显,但好在它的优点和缺点是等同的。过度依赖配乐进行叙事可能让电影中没有音乐的部分索然无味,但在有配乐参与的大多数时间,当配乐节奏鼓点和开枪、数钱、脚步甚至影片中的广播电视节目频率做到同步进行的时候,当配乐曲目精准无误并恰如其分的反应人物情绪或极大地增强了观众对情节的代入感的时候,笔者不禁会对埃德加·赖特这种新颖的“音乐化叙事”发出由衷的赞叹。此外,赖特在这部电影中依旧保持着自身强烈的个人影像风格,他对镜头行云流水的把握和对整体节奏的掌控,都足以说明他依旧是当下最富才气与最具潜力的导演。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ydenyLau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以动作/科幻电影首当其冲的类型片创意匮乏到近乎无处可寻的时代,我们赞美这样一位有着绝妙创意的电影人把此类正统而缺乏新意的剧作以这样一种花哨动感的方式呈现出来。但在创作欲强烈的原生动力背后,却是赖特急于在类型片中鹤立鸡群而忘记了踏踏实实打磨剧本才是硬道理。也许是因和漫威在创作理念上的分歧无缘《蚁人》导演而仅是为其创作了剧本,埃德加·赖特才会这么渴望拍出一部没有西蒙·佩吉参与的,和loser自我认同和拯救世界这一母题无关的,可能是新千年来最有趣的非IP原创商业类型片。

《极盗车神》可以很好地唤起我们对旧时代犯罪电影的回忆,用一种非常老式和感性的方式解构了这一类型,并以埃德加·赖特的拿手内容加以填充细节和整体优化。
对着这样一部各方面都表现不错的类型电影,我们唯一的不满或许也就是对创作意图的质疑:犯罪电影这样一个已经相当成熟的类型,在埃德加·赖特的努力下的确展现出了新的潜力。但对于埃德加·赖特个人来说,《极盗车神》的潜力与回报,又是否是埃德加·赖特才能的最好展示方法呢?
这种感觉,或许就像是星级大厨去做煎饼果子:好吃和新意都是毫无疑问的,但是否有必要呢?
答案就要诸君自己追求了。

此外,本片还让我想到了另外一位“司机”——尼古拉斯·温丁·雷弗恩的《亡命驾驶》(Drive,2011)。两者同是新瓶装旧酒,以极度风格化作者化的影像风格裹挟俗套剧作。但不同的是,雷弗恩独树一帜的是独特的光线塑造和画面质感。自2011年到2017年已有6年,虽然这般优质类型佳作数年甚至数十年才能等到一回,但它们出色的质量足以证明,它们值得被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