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里的童年,其实被反锁在家里自己玩娃娃的印象要远远多于大家一起玩玻璃球和跳皮筋

      松雪集,也是我一直很感伤的孩子。我深深的知道,深爱的女孩却爱着另一个男孩,他爱她那么蚀骨,为什么却变成灵魂了还只回到仁太的身边。他是那么嫉妒只有仁太才能和她说话,才能见着她。他也有太多太多的话要对她说……这是为什么呢?他甚至不惜变成女装男,那么突兀的变态。可是也让人很痛很痛……

面码给她贴了和自己一样的贴纸,她揭下去却又舍不得的粘了回来

    one minute , one change
,不知不觉中,我们都在长大,相互埋怨,说别人都变了。变的那么不一样,是一种再也回不去的变化。
    却殊不知自己,在什么时候也拥有了令人讨厌的改变,还一味的责备别人。然而实际上是,我们开始厌恶自己,厌恶自己的种种不堪,然后像是气急败坏的母狗疯狂地去咬别人。述说别人的各种罪行,最终最讨厌的还是自己。我们一直懂得,却一直不愿面对。

我还想回家拿苹果喂没有主人的大白狗

    电影还是保留了日本一贯的清新,在那那温润的阳光和带有湿度的空气下,娓娓述说着一个我们很多人都曾有过的经历——长大成人的我们,在学习工作疲累之余,多少会想起那散发着温暖光泽的童年,和那些已经模糊的面孔。一开始,我们誓誓旦旦的说要在一起,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就失散了,我们又认识了新的朋友,开始拼命读书学习,然后又把一些人遗忘了。童年的玩伴现在在哪?他们过得好吗?还能再见面吗?我们什么时候还能有机会聚到一起,看星星,谈天说地,无所顾忌地吐露心事?这一切,似乎随着我们长大,都变得越来越遥远了,变的遥不可及。
    
    宿海仁太,这个在自责中颓废的孩子,无疑是最让人心疼的。一直期盼明天能想面码道歉,却随着面码的离去,这个愿望似乎永远都实现不了。最爱的妈妈走了,原本能抚慰心灵的面码也走了,活着的实在感已经不存在了。所幸的是面码的灵魂回来了,回来的目的却也是为了他,这时我才想他是幸福的。印象最深刻的是面码在帮他弄脏指甲的时候,他的不舍之情让他泪流满面,嘴里却说着想起了《弗兰德斯的狗》,想起了帕特拉……面码心疼的把他抱在怀里,心里已经明白一切,却安慰他帕特拉是幸福的,因为尼诺和帕特拉是好朋友。这就是曾经拥有的爱啊,是客观存在的,不管时间的变化……

《世界第一初恋》我没有看,虽然我腐,虽然它是四月新番的另一朵奇葩

    面码,这个给予生活太多温暖的孩子,最喜欢咖喱,拉面喜欢放蛋花。她单纯的如一张白纸,处处为别人想着。是啊!就单凭有处处为他人想着的想法就够让人嫉妒的,安城的嫉妒,鹤见的嫉妒,包括我的嫉妒……她是天使吗?人真的可以这样嘛?因为她的出现,让六个人敞开心扉,不再活在十年前自己心中的小秘密中了。作为报酬,仁太承认喜欢她,是那种想娶她做新娘的喜欢,那种爱,我想这种表达就是她所要的幸福了,嗯嗯,就这样,这样就已经足够美好了……
 
    安城鸣子,最喜欢的是面码,最讨厌的也是面码,一直在模仿她。非常羡慕面码的直长发,讨厌自己的卷发,和眼镜。一直期待得到仁太的爱。

我当时的同学,没有几个能联系到现在

     鹤见知利子,看似有些许冷漠,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她喜欢雪集,还保留着当初雪集送给芽间未果的发卡。(怎么都是一群这么苦情的孩子啊!)

可以的话,我还想在夏天里捉蜻蜓,貌似以前还去捉过知了?

——那年夏天,路边的小花已经改变了形状,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花的名字,但让我们为了那朵花的愿望努力吧……

他们都有不能被触碰的过去,一旦被触碰,看似坚硬的外壳立刻就会被瓦解

     波波,在小时候看着面码被水冲走,一直对面码充满着愧疚,所以才不断的环游世界。不管别人多么不相信仁太所说的面码回来了,却一直坚持和他统一战线。在最后面,随着面码的最终成佛。波波终于从过去中走回来了,在工地辛苦地工作的同时,总算重新拿起了抛弃多年的课本,自学起来。

看,王子面,面码长大了,喜欢的依旧还是我

    蓝得可怕的天空/玩累了的我们/一定不会再想起它/现在就这样朝我这边/束束阳光倾注而来/两个人明明仍近在咫尺/而我却祈求愿还能再次相遇……
     

为了神奇宝贝的贴纸吃了好多好多的干脆面

     ——————————————————————————

被誉为2011四月新番中两朵奇葩之一的《那朵花》完结了

但是有了她的声音,才有那个最最善良的面码

仿佛那种会一直有联系的

他长大却成了废柴啊呦喂

再也不联系却一直会记得的

还有你们,你们自己知道我说的是谁

仿佛我天生就是一个朋友匮乏和格外无趣的人

但谁能说这样你们就不是我的朋友了呢

那种东西叫做童年

你们也知道我不会玩扑克,也不会打麻将,在KTV里,除了吃东西和聊天,我的嘴巴一直是闭着的

但是这是我的心头好《那朵花》啊!

至于我最最有意见的雪集

然后我现在只能叫嚣着我是个十九岁零三个月的老女人

 

那时大家还都那么小,面码喜欢仁太,仁太喜欢面码

即使联系不频繁却一直在心里的

有废柴的天然到不知道自己有萌点的,比如碇真嗣

 

我总是说芽野爱衣的声音太过甜腻

废柴男有很多种

任谁也都会难过吧,一个小团队突然有一天,有个小伙伴就不在了

还有几十件芭比娃娃的衣服?每次去逛集市都要买两只小鸡啊

谨以此文,纪念《那朵花》的完结,和我回不去的童年,还有我永远永远的好朋友

他自己烦躁着却又无比受用

 

 

那个小时候最聪明最勇敢最让大家信服的小阳光男

一切的真相,也都在最终话里姗姗来迟

 

动漫里似乎也有一个定理,那就是废柴男总是有春天~~~

但我就是对《那朵花》情有独钟,虽然它萌点有限,樱井孝宏的声音也被埋没

他们一起玩口袋妖怪

自然还有一直和我相亲相爱的,最有共同语言的,珍惜彼此关心彼此的

还有废柴到深藏不漏的吐槽至尊,比如坂田银时

他们有的变得优秀,一如雪集和鹤见子

你们中有人不把我当朋友,也有人等着看我的笑话

 

雪集不服仁太,安城和鹤见子都嫉妒面码

 

我从小到大只放过一次风筝啊!就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