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许久不见的儿时玩伴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自己曾经喜欢并且现在还一直喜欢的少女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喂,那个曾经喜欢的,陪伴自己的人其实已经死了,看到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会是什么反应?

基于什么看了这部番呢,很多地方看到推荐,然后在贴吧看到一个很搞笑的问题,说他二十五岁,看这部番已经有三遍了,很想知道这部番的泪点在哪里。说来别扭却也认真。泪点大概只有四个字:青春与爱。

呐,要怎样回应呢?

   
 幼时一块玩耍的小伙伴六人帮,有了超和平busters这么一个美好的名字。随着面码的死亡,所有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仁太除了新生开学再也没有去过学校,安城上着不入流的学校每天喝茶逛街,松雪集是安静的高冷学霸,鹤子一直文艺淑女又安静。波波开始环游世界。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惊喜。疑惑。慌张。愧疚。还是单纯的认为这其是自己的错觉,能看到她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思念而已。果然宅久了是要产生幻觉的吧。

   
 当面码再次出现的时候,只有仁太一个人可以看到她。她长高了,头发长了,更漂亮了。她说她有一个愿望尚未实现,需要大家在一起才行,但是她也忘记了是什么愿望。仁太第一次去找了从前的小伙伴,他和波波一起去了安城家里,说起了这个听起来似乎很荒诞的事情。他们度过了一个下午,得到了面码从前没有得到的那张牌,面码在一旁欢快地笑。

不然长大的芽衣子怎么、怎么会还穿着那一天的衣服呢?

     
除了仁太,没有人相信面码的存在。松雪集固执地说:如果面码存在,为什么不见我不和我说话。

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记忆中最漫长的一天。

   
不只松雪集,所有人都活在面码死去的悲伤里。安城喜欢着那个喜欢面码的仁太,鹤子陪着松雪集买蝴蝶结和白色连衣裙。面码的家人吃饭而桌子上多出一幅碗筷,面码的妈妈上香时说:你姐姐那么呆,万一她不知道她已经死了呢。

【二】
想起小学时每年都会写的一个作文题目《一件最难忘的事》,每每拿到这个题目,都会很囧,明明没有什么开心的让自己难忘的事情呀,只好每年都写同一件事,倒“真的”成了最难忘。可是慢慢长大才终于发现,“能够”称得上最难忘的事情未必是那些让自己快乐的事情,或许就是因为痛苦的记忆太深刻,所以才不会被忘记。

   
 后来,波波和安城都相信了,他们心底里也许只为成全仁太的执念。一块去了面码家里,面码妈妈把面码的日记给他们看。日记里一句话就是一天,要么高兴要么难过。最后几页写到仁太妈妈,他们当时是想要给神写信,求求神不要让仁太妈妈死去。

那么把这个“最难忘”的出口放到仁太、anaru、雪集、鹤子、波波身上,他们每个人最难忘的借口或许都不一样,可是最难忘的结果却都是同一个——那就是面码的死。

     死了以后不能释怀的竟然是为了自己的妈妈,这让仁太很心疼。

一个人可以被喜欢、被讨厌、被嫉妒,可是唯有她死了,才会让人觉得不知所措。不知道将自己的情感寄放到何处,因为将它们存放的载体已经不复存在。这种不能触摸的距离可以轻易的就将每个人都打败。

     于是就有了最后一个猜测的愿望:花火。

【三】
——呐,仁太啊……
——啊?
——你是不是喜欢面码啊?
……
——谁、谁会喜欢这种丑女……

当松雪集一米八五的个子穿上和面码一样的连衣裙,戴上长长的白色假发被他们发现在树下哭泣的时候,我突然就明白了,他不是不相信面码的存在,他只是嫉妒,只是在委屈自己看不到面码。当他跪在面码爸爸面前,哭着说因为我很认真地喜欢面码啊,这个高冷内敛的学霸,一瞬间像回到了从前。

对这段记忆悔恨的人都是谁?是问出这句话的anaru,还是否认喜欢面码的仁太?这时候最容易想起的一句话就是“如果没有……,就好了”,可是已经过去的事情哪有这么多的如果。

   
 仁太在工地里干活,在店里突然晕倒。安城突然就说出了自己深藏于心的喜欢。这个打扮得冷酷时髦的姑娘,突然就多出了那么一分勇气。

是不是就是因为对这段记忆太执着、太愧疚,所以才会看到面码的幻象?可是如果单以执着来定论,那么雪集对于面码的爱恋绝不会输给任何人。但为什么面码只会去找仁太啊?从前是。现在也是。

   
当五个人一起去面码家里说出这个愿望时,面码妈妈突然泣不成声,她伤心为什么自己的女儿死了,他们还在借着她的名义去做一些离谱的事情。说到底,是他们在一起玩出了事,是面码一个人死了,一个人孤零零地在另一个世界里。

果然看见幻灵这种事情,是需要双方的执念才行。

花火点燃前一晚,他们重现了面码落入水前的片段。安城当着众人的面问起仁太是不是喜欢面码,仁太红着脸一脸窘相说谁喜欢这种丑女啊。其实这都是她们三个女孩商量好的,被拒绝的面码脸上漾起往日傻傻的笑。只是这一次,答案变成了“我喜欢你”,是想让你当我新娘的那种喜欢。

以某个契机为落脚点,果然最放不下心的人是你呢。

   
当花火准备点燃的那一刻,仁太不止一次想要开口阻止,他害怕一旦愿望完成了,面码就消失了。后来烟花升上了天空,他回过头是面码天真单纯的笑,惊讶却又惊喜。

【四】
曾经的孩子王,曾经的超和平Busters,六个人就是一片天。倘若沿着这个轨迹,仁太还会是大家的头儿,anaru还是会喜欢仁太,雪集还是会在仁太后面仰望他,鹤子还是会羡慕anaru是最理解雪集的人,当然波波还会是那个波波。

那个夜晚他们五个人在超和平busters小屋里,各自有各自的心事。他们为了实现面码的愿望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松雪集不甘心只有仁太能看得到面码所以希望她快快离去,安城希望面码离开之后仁太有可能就接受她了,而鹤子,所有人都以为她像安城一样羡慕面码时她说她羡慕的,从来都只是安城,即使面码离开了,松雪集会选择的那个人是安城,依旧不是她。波波呢,说出了几年前他目睹面码在他眼前被河水冲走却无能为力的那一幕,他想要面码升佛,想要面码原谅他。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哭,都在自责。

呐,好像缺少了什么捺。

   
他们约好再来办一场烟花,当仁太一路从超和平跑回家时,面码已经很虚弱的倒在地上,说起最后一个愿望:当年仁太妈妈说,仁太一直是这么坚强从来不哭的男孩子,所以即使知道妈妈快要离开了,却不想来看她。面码保证一定让仁太哭一场。于是有了当年她们三个女孩商量好的问题,只是还是不顺利。他背起她不敢停留跑回超和平。他在他气喘吁吁跑到门口时,面码从他背上跳了下来。他终于
也看不见她了,他大声叫着喊着找着,可是就是看不到了。他们跑到外面找了许久,发现地上的五个信纸,上面是面码的字迹。

仁太说,我啊,一直觉得大家都变了。不过,实际和大家聊了之后,很吃惊大家其实没怎么变。可是啊,再怎么没变,所谓的“大家”已经不存在了。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少了面码。

鹤子 我最喜欢善良的鹤子

拼图中少了一块又怎么能够再次拼成完整的一幅画。

雪集 我最喜欢努力的雪集

因为大家都没法把过去当做过去。

波波 我最喜欢有趣的波波

【五】
——你们关系真的非常好呢……芽衣子应按会很羡慕吧,她,又被孤立了。

anaru 我最喜欢有主见的anaru

——嘴上说芽衣子会开心,其实只是自己找乐子吧,拿芽衣子当借口。

我最喜欢仁太 仁太的这个最喜欢是想成为仁太的新娘子的那个最喜欢

——芽衣子她,明明已经不在了,你们却还是老样子,为什么?那一天也是,你们不是和芽衣子在一起玩吗?你读过那孩子的日记吧,时间就停在那一天了啊。

一瞬间,五个人泣不成声。

——只有那孩子还留在那一天。可是、为什么你们长大了?!为什么只有芽衣子她……芽衣子,一个人孤零零地……

    仁太大声哭着:不是捉迷藏吗面码?还没有找到你就不能结束啊!

我们看似的关心,其实只是为自己的解脱找的一个借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痛,只是在我们的伪装下看不见未曾愈合的伤口。

“藏好了吗?”

聪志说,我家的父母都不正常。那个大妈,基本不出家门的,好像不想见到别人一样。当然我明白姐姐去世了她很难过,可是,让人觉得很不爽。那样的人是自己的母亲,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明明——还有一个孩子,活着呢。

“藏好了!!”

【六】
换一种可能,是不是就不会这么苦情。

争相说着:面码,我也最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