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那年的一部《成为马尔可维奇》令人拍案惊奇之后,好莱坞就似乎特别喜欢研究人脑玩了,虽然我对科幻片一向没有特别的喜爱,但是随口数得过来的拿人脑来说事的也有好几部。除了科技发展到可以把一个人送进另一个人的大脑中去以外,最典型的是刚刚看完的《记忆裂痕》里,本
阿弗莱特的大脑像一块黑板一样被人擦来擦去,最长的一次甚至要擦去三年的记忆,然后他再给自己留下无数线索,向玩闯关游戏一样,在三年后把线索拿出来挨个揭破。

英国诗人AlexanderPope说,纯洁无辜的人太幸福了,世人都健忘,遗忘了世人,纯净的心里有永恒的阳光。

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去当什么间谍或者科学家,因此这样的电影,一向不过是看看热闹,学习点新概念而已。但是这一部《暖暖内含光》却是不同,同样是消除记忆的故事,却是普通的一对男女,分手了,每日里孤单单的拿着个叫做记忆的东西不知怎么办好,于是就选了个科学的法子,一前一后的跑去洗脑,无论如何,只要快点远离那痛苦就好。我看着这样的剧情介绍,竟然一时间有些动容,心里头冒出歪念,如果科学真可以进步如此,岂不是从此可以尽情的疯去,再也不怕那爱情带来的千疮百孔了?

   这是一部很酷的爱情电影,下载它是因为一个美丽的错误,原本要下载《美丽心灵》却下载了《美丽心灵的永恒阳光》是英国诗人的话,也许这是一个美丽的缘分。

于是一有机会,就忙不迭的找来看了,结果却并不是想像中带着微微喜色的故事,相反,笼罩着人心的,却是淡淡的伤感。远离了好莱坞式的明色重彩,金凯利消瘦的脸上从头至尾笼罩着一层异国情调的灰色,和他满眼的忧郁纠集在一起,让人看了心酸,我开始怀疑这个电影的导演不是好莱坞教育起来的,于是跑去IMDB上查找,果然,麦克尔
加德纳,一个法国出生,法国长大的小子,学过艺术,出过长篇,可就是没学过电影。既然如此,那么这部电影被好莱坞所抛弃也就不足为奇了,好在我们现在有网络,有DVD市场,好在人们都记得曾经为爱过不能忘的岁月。

   我看了,很感动,因为纯洁的心灵里真的有永恒的阳光。

克莱门汀的头发真是五颜六色啊,那是电影里最鲜亮的色彩,但却都是冷冷的,冷冷的蓝,冷冷的橙,走在冷冷的海边,不带帽子的时候,就是被海风吹乱的满头满脑的寂寞,别人的寂寞都是藏着的,她的寂寞却是这样的扎着眼,也不是不甘心,她只是不怕全世界都知道。后来乔尔说,她的样子真酷,我想也许他是觉得她为他说出了藏在他内心深处的寂寞。于是他们一起吃饭,然后做爱,有时候爱情真的很简单,一个人爱上另外一个人,就只因为她顶了一脑袋的绿头发。

    乔尔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克莱门汀,一个一头绿色的头发,做事有点随意的女孩,她会随性的跟别人说话,吃别人盘子里的鸡腿,甚至在别人没同意给她吃之前。他们在海滩上漫步,却为了躲避海风呼啸进入别人的房子。这一切对于生活中规中矩的乔尔很新鲜,然而,他们的爱情不能弥补他们生活轨迹的差异,他们争吵,分开。然后前后走进一个叫记忆消除诊所的地方。乔尔要删除一切有关克莱门汀的事,绿色或是橘红的头发,克莱门汀(小橘子)这个名字,还有争吵,不信任···因为这个时候的克莱门汀已经忘记了有关他的一切,与他形同陌路,还染了蓝色头发,不再是绿色或者是他们相爱时的橘红。
   消除记忆的系统开始工作,乔尔再一次回忆起他们在一起的每一个细节,他依然爱克莱门汀,他不愿就此忘记,他在记忆里面挣扎,带着克莱门汀逃离即将消失的记忆,他不想明天醒来,再也没有克莱门汀,一切一切都像不曾存在过一样,他的世界再也没有橘红色了····但是,一切开始了就无法重来。记忆消除了,但是他们在蒙托克重逢了,他们互不相识却交流愉快,一切都那么自然,爱情不管记忆删除了多少次,最适合的只有那一个人。
“仅仅消除记忆是不够的,所谓命中注定,就是当杀死了每个关于她的脑细胞后,你再遇她,依然会为她深深的吸引,科学是粗鲁的东西,它能做得也只是杀杀脑细胞而已,但是爱情,却不仅仅是大脑的事。我们用的是我们的心,我们的每一毛孔都会渗透着另一个人的气味,假如身体也有记忆,皮肤也有记忆,那么又用什么办法来将它们一一杀死呢?没有方法,于是乔尔又一次莫名其妙的来到和克莱门汀相遇的海边和她有一次相遇,于是他们再次相爱,她即便不是他命中注定的那一个人,适合他的,也是她那一种类型的女子。他再爱,再怎么兜兜转转一拜百次也是一样的结果,无非是找到另外一个克莱门汀而已,躲也没有用。
”(转自水木丁)我不相信命中注定,可我相信不可不信缘。在他们的世界里生活的灰暗使得爱情也失去了颜色,但是记忆的抹去却怎么也抹不掉那一抹幸福,乔尔是这样,克莱门汀是这样,就连诊所医生曾经的小爱人也是这样,忘了曾经又会无数次的从来,爱着的心知道方向。
     在两个人的世界里痛苦总是比幸福来得刻骨铭心,但是没有记忆的生活比揭开伤疤更让人难受,那么空洞,好像发生过什么可是没有任何痕迹。所以,即使爱情结束,那段记忆仍然,就让它证明那段过往的爱。
     乔尔找到了他永恒的阳光,是一颗小橘子,那个他永远都删不去的光。相信我们也会找到那个永恒的阳光。

后来我们知道,这样的一头绿发,这样的海边,只是乔尔最终要从记忆里抹去的场景之一,除此以外,他还要抹去关于克莱门汀的一切记忆,好的坏的,以及她红的绿的和蓝色的头发。爱情是个坏东西,它带给我们的伤痛总是比幸福多而且更深刻,分手的时候,为了这伤痛就像瘤子一样如影随形的附着在我们的身体里,时不时的就冒出来钻心的疼一下。让人恨不得一刀将它割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