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部《福尔摩斯》,第一部还算中规中矩的商业片,第二部就有点“过犹不及”。但其中福尔摩斯推理失误、去错歌剧院的那一场很让人惊艳。盖·里奇大胆全用自己得意的CULT乱剪术,连旁白也不给,考验了一下观众的接受力。赞之。

关于神夏,就是一个从10年讲到这的故事。莫胖和麦哥决真是有耐性的人,也只有这种沉的住东西的人,才能Hold住神夏。

这个佳章不足以让我给出这个四星。福与华故事的重点,并不在于电影的具体质量和风格。眼下这个如此“疯癫”的版本,仍然令人心有戚戚之处,就在于它和《X战警:第一课》一样,放大了原著中最容易触动人心的部分。即:常人如何与怪人相处。

若只用精彩形容,未免太干涩了。

柯南·道尔用完美的绅士气质和天才的头脑,给他的主人公打足了掩护。而电影版却撕毁了这层面纱:一个天才往往也是怪胎。他们直言不讳,喜怒无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控制天性带来的行为惯性——在本片的末尾,于舞会上察言观色的福尔摩斯不经意间承认:“这是我的诅咒。”在第一部中也有同样的场景,端坐餐厅、只是在等人的他甚至不能让自己“不看、不听、不闻”。由此,贝克街的混乱状态不是有意而为,而是天造地设的必然。

接下来的叙述,只是我个人的所触所感凝成的拙笨的记录。或者,不如说成是纪念。

这样的人多半难有妻室,也难有室友——回想一下那些发生在大学寝室里的新闻:有因室友彻夜游戏而怒拉电闸以致大打出手的博士,还有因打牌口角而壁柜藏室友的小马,美国也有因被室友公开了私密视频而自杀的同性恋学生。每一个提出过调寝的人都有自己的理由。那个理由是谁?你还记得吗?合租之下就更微妙。我身边就曾有同事因为室友拒绝做饭,日日三餐都在单位解决:“总不能只让我做给她吃。”如果你碰上这么个晚上不睡早上不起、把屋子当狗窝来住、乱拉扰民小提琴的哥们儿,你有多大的勇气留下?

夏洛克 福尔摩斯

所以才有了华生。他不但留下,而且成了这个人的搭档。走进他的世界,接受他的一切,甚至知道如何“策略”地关心他。当小罗伯特·唐尼把福的怪诞、异常夸大到极点的时候,便越发反衬出华的包容、理解何等可贵。人人都希望能有一个如此“接受我本身”的知己,无论是爱侣,还是友人。人人都知道自己并不完美,于是都期望自己的缺点能在这个严酷的世界里得到赦免,哪怕只在一个人的面前。这时,福和华不可思议的和谐便生发出巨大的感染力。那种乐于代入怪咖侦探角色的心理,与其说是出于对自身个性的期许,不如说是为了享受医生的存在——即使另类如此,我仍然不孤独。

疯子和天才直隔一墙,他就是这两种怪物的疯狂结合体,他在自己的世界里,极端又自负直到华生,这个平凡又鲜活的小人融入他的生活,无声息的陪他干掉无数的案子,Friend.Because
you are my best
friend.不知道这句让我烧红眼眶的话给那个孤怪的灵魂带过怎样的触动。他无助起来像个孩子,当Marry为他而去,华生悲愤离开,他任性的耍各种性子,无措的表达内心的自责和关切。他的善良和感性一直都有,只是在华生之前没有人去耐心和包容的触发。魔法特用七年让其沉淀的丰富。

但华生的宽容毕竟不是“忘我”的牺牲。和《X战警》里那两位都是“超人”、只是立场相左的主角不同,即使一个更热爱冒险生活的华生,也仍然是“常人”。他得沿着那条“常人之路”走下去,结婚成家。这个事实让福的世界受到了剧烈的震撼,长期的“唯一”导致的依赖感难以挣脱。其实他内心深处很清楚,自己的一切是一个麻烦。他没有权利要求华生或任何人停留在他的另类世界里。那句最杀伤的台词是真相:我将孤独终老。这是每一个怪胎最大的宿命,如果他们始终拒绝改变自我的话。

夏洛克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也终于是一名被认可的好人。

因之,和莫里亚蒂一起葬身于瀑布之下,才是最适合福的结局。道尔爵士就是这么想的。只是其后的“舆论反应”,让他不得不又弄出了《归来记》。电影版刻意煽情的安排,却不经意间揭示了福的潜意识里可能的想法: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的,我的朋友。

约翰 华生

你接受了我的一切:脾气暴躁、不修边幅、废寝忘食、走火入魔、毁坏东西、冷语伤人。。。还和我一起冒着生命的危险。没有被我的古怪性格吓跑,没有因为我流连在社会边缘而远离。我信任你,虽不知你是否真心快乐。但我愿用生命来保护你。你拥有世界,因此能给我很多,而我只拥有自己,所以我只能给你这么多。

比起上文里奇葩一出场的那头卷毛,华生却是我这部剧里第一个爱上的角儿。虽剧中从不缺sherlock调侃华生的情节,却从不能让我小视他的存在。他经历过战争也面对过爱情,不畏刺激也接受挑战的性子就注定他不安定。尽管他总要抱怨卷进sherlock的生活里。他善良宽容的待人方式像这剧中的一股清流,这个没什么性格缺陷的人,却也没有逃过粉红的逾越。莫胖如此安排,用这种反面的方式,让我们再去认识他要塑造的形象。

现在,我要把我的路走完。谢谢你的友谊,朋友。

他不是我心中那样好的华生,却是一直努力那样好的普通人。

吉姆 莫里亚蒂

每个童话都有一个经典的反派

若说对神夏的唯一遗憾,就是莫胖和麦哥都没有想去发展些莫娘的内心世界,反派是要坏的有理由的,莫娘自然不屑于功利财物,他把所有的残忍、血腥、费解的谜团只当做一场游戏,在其中寻乐子,EQ上的优越感。如此反社会人格,极端又扭曲的孤立与sherlock何尝不是像的。可从没有有勇气去救赎他的人。sherlock是他游戏中唯一的棘手敌人,又何尝不是他唯一的绝佳玩伴。让人悚然的世界观的内心又是怎样的黑暗和孤独。

麦考夫 福尔摩斯

麦哥真是会给自己选角儿,在看完整个剧后我曾这样偷想,麦考夫整个形象塑造用“欲扬先抑”形容最合适不过。从开始的吃官饭的强势大哥到弟控“小保姆”,麦哥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五年前东风妹妹看似不可理喻的圣诞礼物,也不过是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疼惜和自我慰籍。他了解谁是自家弟弟的精神支柱,紧急之下用激将法让sherlock选自己,留下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