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姜文,一个身上有两股气场的男人。(来源:本格男士)

图片 1

  姜文出生于1963年,本名叫姜小军。出身于军人家庭的他,从小就皮,经常“捅娄子”,但他做“坏事”还有自己的一套风格,从不藏着掖着,是我干的就是我干的,十分坦荡。姜文的母亲曾说“他小时候很‘直’,干什么全在面上摆着”。

我们期待姜文的电影,实际是在期待他独一无二的表达

图片 2“ 身有“邪气”的姜文 ”

1

姜文是性格演员,和克拉克·盖博一样,他最好的电影,只表演“本色”,呈现“自然”。

他也懂得塑造,《芙蓉镇》里的秦书田,《大太监》中的李莲英,无论知识分子,还是被阉之人,他都能塑造得惟妙惟肖。或许,这两个角色,本身就有相通的地方。

说实话,姜文自带气场,有时会让观众出戏。

秦颠子边扫地,边跳华尔兹,难掩暗涌的荷尔蒙;李莲英给七王爷洗脚,有媚相却无媚骨。

姜文无傲气,有傲骨,这样的演员,容易成事,也容易碰壁,幸运的是,姜文很早就找到了戏路。

姜文的戏路,就是演自己。

图片 3▲姜文、姜欢、姜武

2

秦书田说,像牲口一样活下去。姜文也一样,拍完《芙蓉镇》,他像牲口那样一路演下去。

说姜文是牲口,这是夸赞,不是谩骂。

牲口姜文,是所有小鲜肉的对立面,是一切矫揉造作、倚门卖笑的男演员的克星。只要姜文这头牲口还在,就不能说这是一个男色当道的时代。

姜文的表演,恰如他的性格,属于明锐有锋芒的一路,不是骏发飘逸,也不是郁勃牢骚,是中锋正笔。

他的光芒太炙,跟姜文配戏,除非是发哥,葛优这段位的,都得自求多福,最好买个保险。

《让子弹飞》中,孔武有力的邵兵,成了娘炮,剑走偏锋的廖凡,略觉幼稚。新片《邪不压正》,彭于晏练出八块腹肌,我很同情他。

  为了让其的性格能够文静老实一些,姥爷给改了名字,这才叫姜文。但性格这东西是打娘胎里就带出来的,因此改名之后也没少挨母亲的揍。

3

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鸟人姜文,爱惜羽毛,像汤姆汉克斯那样,对角色很挑。

再说一遍,姜文是性格演员,他只演自己。

了解姜文,无需像许知远那样,非得面对面唠嗑,看看他演的角色就行。

《北京人在纽约》里的王起明,《红高粱》里的“我”爷爷,《有话好好说》里的赵小帅,《天地英雄》里的李校尉,《让子弹飞》里的张牧之,《关云长》里的曹操,《一步之遥》里的马走日,《邪不压正》里的蓝青峰。

戏假情真,他们都是姜文。

如果你熟悉这些角色,就不难知悉姜文性格。性格演员姜文,可以用两个字概括:枭雄。

电影不同于舞台剧。在舞台剧中,大幕一升起,演员就能掌控全局;而在电影中,导演才是核心。

正如女演员金·斯坦利所说,不管演员怎么演,点点滴滴都是为了导演。导演才是艺术家,演员不过是道具。

枭雄姜文,自然不甘于此。

拍《红高粱》时,姜文为坚持角色定位,和张艺谋从头吵到尾。

张艺谋说,姜文是个要当司令官的人,不会当底下的兵。他的心很高,也有这个能力,他希望超过任何人。他嘴上不说,心里可能觉得张艺谋,陈凯歌,贾樟柯都不算什么,他要超越所有中国当代导演。

性格演员姜文,现在已然成为中国最具个性的导演。

中国需要有这么个人。

图片 4

  因为家庭原因,小时候的姜文一直生活在唐山的姥爷姥姥家,直到父亲退伍,带着全家辗转了几个城市之后,10岁的姜文才迁居到了北京。可以说,童年时的经历,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姜文宝贵的经历,也成就了他外放的性格,不然后来怎么能演戏呢?

图片 5

  姜文足够真实,他的真实是会令旁人害怕的,换句话讲,他的真实正是这个社会大部分人所欠缺的,是自我。

  就是因为这份真实,姜文没少得罪人。怼记者,怼得人家面红耳赤——曾经有一位女记者在专访他的时候聊起《让子弹飞》,女记者抱怨道:“哎,脑子很累,它(《让子弹飞》)老在高潮处”,而姜文是这样接话的:“你不喜欢高潮吗?难道你只喜欢前戏?如果你觉得累,也有情可原,毕竟是两个小时的高潮。”

图片 6

  以至于后来《南都娱乐》特意写了一篇名叫《如何正确地采访姜文》的文章,给同行们“打预防针”。不得不说,面对姜文这种自带“霸气”属性的男人,聊天也变成了苦差事,哪怕是角度刁钻的许知远,也会在与姜文的对谈中被“耍”。

  在《十三邀》的节目中,许知远问姜文,“你把自己陷入过某种危险的状态吗?”姜文答:“我每天都在危险当中。”许知远颇为惊喜地回问:“那日常的危险是怎么样的?”姜文答:“起床。”

图片 7

  对,这就是经典的姜文式回答。先抛一个诱饵,把你引入他的场景中,然后再用他的逻辑把你“揍”得体无完肤,但又不得不令人拍案叫绝。这就是姜文身上那股子怪怪的邪气,但又令人着迷。

  “ 身有“正气”的姜文 ”

  本格在此想表达的“正气”,也可以说是“才气”。很多人都说,演员中最会做导演的,导演中最会演戏的,非姜文莫属,别无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