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吹牛时总是自称赌局,但其实不够格。起初只是为了让生意好些而张罗了一些人来玩牌,没成想却一直坚持了两年,几乎天天开,铁打的牌局流水的玩家,一些人来了又走,有的人是好赌,有的人是想发财,还有些人只是娱乐。就像影片中所着重描述的,维持一个局安全、时间和场地甚至金钱都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对玩家的筛选。这期间见过打架的、欠债不还的、家人来闹场的、自然也有耍老千的和设局套人的,烂赌鬼、黑道、无赖、白领、富翁、小姐、无业游民,天天来的往往只是配角,主演是那些短暂的过客。“钱越耍越薄”,真是这样,在牌局上交不到真朋友,所以像影片中女主角这种行为是必输无疑的。
影片的题材非常吸引人,演员也到位,台词水平很高,但并不是大家期待的赌片,应该说导演提升了原著的水准,从猎奇变成了人性探讨。黑帮成了吸引人的标题,但只是个标题。影片前面提到的数年前的破门而入,在后面却一带而过,这算是一种戏剧性还是更生活化呢?有时候生活不全是你选择的,而是一步一步把你推到那的,牌局也是,当你组织起来的时候,以为只是几个人玩玩,如果想到会滚那么大那么长时间,可能你就不敢做了。
我们的那个局是因为非典,关闭所有室内娱乐场所而结束的。

看过两分零二十四秒后,我去仔细的看了下影片的页面。

一脉相承。

果然是,《社交网络》的那个人。

一样的传记片,一样的传奇人生。

摧毁者:上位的魔鬼

玩家X是故事前半段重要的角色之一,作为好莱坞巨星,他有金钱,地位,名声,作品……拥有常人羡慕的一切。

甚至还有天赐的聪明头脑,和与生俱来的冷酷野心。

他也是牌局的核心,很多大亨来玩牌的目的,无非就是要和他同场竞技,搭几句话,聊聊八卦而已。

所以这样一个什么都不缺的人,为啥来玩牌?

出于兴趣?

可是他说,他不喜欢玩牌。

“那你为什么要打牌?”,茉莉像我们一样好奇。

“我喜欢摧毁别人的生活。”

之后,便是整部电影中唯一的一场牌桌对决的戏码。但是即便是有茉莉的解说,我也看不明白牌桌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然而我明白的是,这场戏过后,那个小心谨慎,总是赢的哈伦的人生,被彻底的摧毁了。

我们当然可以说是哈伦自己葬送了自己的人生,说到底作为一个赌徒,加入了一场自己根本玩不起的游戏,早晚都可能到这么一天。

但是后面我们知道,玩家X,是把哈伦推向深渊的重要黑手。

推向深渊还不算,他还要牢牢的掌控失败者的人生,让他们一生依附,求生不能。

而当茉莉了解这一切提出抗议时,X稍微周旋了一下,就把她踢出了局,摧毁了她在洛杉矶的“事业”。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概莫如此。


电影中的茉莉的父亲,也是一个摧毁者。

虽然在电影中出现不一定超过十分钟,可是我们知道,父亲不仅犯错摧毁了茉莉还算幸福的家庭,也一直通过表面的严厉摧毁茉莉的自我认同和自信心。

而这种摧毁的影响有多大我们并不能通过量化得到,只是在与父亲和解之前,茉莉之后的人生,每一次选择,都或多或少的,有这一层阴影。

一直在抗争,却一直也走不出来。

其实想一想,所谓教育的本质,父母对子女,无非也就是塑造,或摧毁。

而已。


茉莉算不算一个摧毁者呢?这是一个问题。

她小心翼翼,严守底线,清楚明白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守着牌局这一亩三分地,不逾雷池一步。

被踢出洛杉矶就只能乖乖的去纽约,被黑手党痛揍也只能打掉牙和血吞,连去医院都不敢。

影片更多表现的是她的自强,独立,不服输,反抗,甚至是正直的一面,让我们看到,她走到今天,是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不要忘了,有人在她的牌局输到自杀,有人在她的牌局失去一切。

不过好像也不怨她?都是自找的?

或许作为上位者,无论本心如何,都不免会摧毁那么一两个人的人生吧,这与美德无关,只关乎世间秩序。

只怪你自己不够强,还偏偏要去玩危险的游戏。

只不过这次艾伦索金由编剧变成了导演,而故事的主人公也从IT极客马克·扎克伯格变成了攒局妈妈桑茉莉·布鲁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