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后查看原来导演是亨利·塞利克,代表作是蒂姆·伯顿参与编剧的《圣诞夜惊魂》,人物同样是拥有恐怖的针线嘴的竹篙精。蒂姆·伯顿出道的时候也拍些动画短片,由于基调太过阴暗被批不适合儿童观看,才逐渐告别用动画的形式表达,代以真人show,成就了与Johnny
Depp黄金组合的奇幻黑暗影像。大概亨利·塞利克就是他在动画领域的梦的延续。

    这部动画片的原名叫“Coraline”,中文名字译成“鬼妈妈”真是俗不可耐,但不得不承认也有一定效果,让人一看就知道是讲鬼的故事。
    电影一开始那只机械般的恐怖人手把一个娃娃一点一点的拆了,由于画面是如此的精细,整个过程让我觉得毛骨悚然,之后又缝成了另一个娃娃,最后给那个新的娃娃挑选了一款纽扣作为眼睛,从片头来看就奠定它恐怖诡异的基调。
    从粉红色的房子出现开始,整个画面就是阴沉的,天空阴暗,花园枯败,屋子破旧,甚至连以色彩艳丽为主打的甲壳虫在片中都是暗淡的灰色。更不用说片中人物的表情,从妈妈爸爸到Coraline几乎没有笑容,有的只是眉头紧锁和无尽的抱怨。
    Coraline是个活泼好动,爱冒险的女孩,当然她也很大胆并且不可一世,因为现实中的父母暂时不能满足她作为孩子想要得到的父母的关爱和重视,连邻居都让她觉得索然无味,所以她愿意一直去找另一个妈妈,从另一个妈妈身上得到她最想要的——被重视的感觉,另一个世界是五彩缤纷,色彩鲜亮,和现实世界形成了再明显不过的对比,甚至超越了她能想象的范围。在那里Coraline被视为珍宝,被父母当做生活的重心,一次又一次的惊喜,让她无法自拔,这就是诱惑,就像是吸毒一样。另一个世界可谓完美,没有一点可挑剔的,完美的父母,完美的玩伴,完美的邻居,完美得不真实。
    就像月满则亏,水满则溢一样,好事情不会永远继续,另一个妈妈暴露了她的本来面目,她说她爱Coraline,她说:“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义愤填膺。聪明的Coraline知道这不是爱,是占有,是自私到极点的占有。知道真相的Coraline毅然而然的决定离开并且再也不回来,她要永远和这个所谓完美的世界说再见,但是得到本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之后总要付出代价,不过Coraline是勇敢坚强并且聪明善良的孩子,在她听说三个和她一样被老巫婆骗了的小女孩的遭遇之后,在她知道她父母被老巫婆绑架之后,她决定勇敢的去面对,去向老巫婆挑战,救出三个可怜的灵魂和她的父母。
    最后作为积极向上的美式电影套路,邪恶总是战胜不了正义,Coraline凭借她的机智勇敢和一些人的帮助战胜了疯狂的女魔头,救回了三个小女孩的灵魂和她的父母,她也知道了,父母对她的爱才是真正的爱。回到现实世界虽然还是些暗沉的色调,屋子里还是灰暗陈旧,不像当初另一个世界那么艳丽,但Coraline脸上洋溢的是幸福。
片子很好看,动画制作得很精细到位,配音也很好听,情节虽然是老套的正义战胜邪恶,好人打败坏人大圆满结局,但还是很跌宕起伏,想象力十足,画面就算是灰暗的色调也很漂亮,诡异的氛围让人觉得好奇。Coraline在另一个妈妈要为她缝上纽扣眼睛并答应永远让她这么快乐时,她会很严肃的拒绝,她说她要回到她真正的妈妈身边,的确她真正的父母都是工作狂,也没时间来照顾她,表面上是忽略了她的感受,但毕竟父母终究是父母,也许最亲近的人最容易被忽视,其实内心是真真正正的疼爱着她,
    我们每个人几乎都在抱怨不快乐的事,事业成功的说工作压力大,工作清闲的说这行没前途,没成家的说遇不到适合的人,遇到的却说不合适,幸福像足球一样踢来踢去,烦恼像奖杯一样不肯撒手。其实我们拥有的才是自己的幸福,争取的既是希望,失去的只是记忆,快乐是源自内心而不是别人给予。

      很喜欢通向另一端世界的甬道,好像梵高的《星空》。迷幻而充满魅力的蓝,有点兴奋,有点忧郁,延伸到未知危险。配音方面,正是冲着达科塔·范宁才看这部片的,天才童星的表现什么时候都不乏感染力。之后觉得配妈妈的那个很有特点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惊喜地发现是泰瑞·海切尔的加盟。没想到在《绝望的主妇》里经常歇斯底里、疯疯癫癫的傻乎乎的单身妈妈,阴森森地威胁Coraline时也可以变得很渗人。

      还有令我不寒而栗的是异化成占有欲的爱:软脚猫分析另一个妈妈诱捕小朋友的初衷,只是想找个人来爱。可那些小朋友最后都被换了代表永不可能离开的钮扣眼睛,并被关起来,直至死去。“另一个妈妈”告诫过Coraline,最骄傲的人也会被爱所伤。之后电影并没有下文的延续,没有交代她曾经为怎样的爱所伤?为何爱得那么偏执而演化成强大的占有欲。在她的世界里,活生生的人都是被施了魔法被她控制的玩偶,体内填充沙石,(不会说话的Wybi在这个世界并不欢喜,被她强行缝起的牵强笑容凄凉得几近流泪);而所有美好的场景没有小朋友被剥夺的眼睛所支撑,也成了毫无生气的黑白。似乎象征着她的内心也是一片荒芜。爱并非一种感觉,而是一种能力。她却没有能力去爱,能挽留她认为所爱的人的唯一手段就是不择手段地留下,不管他们是否愿意。连爱的真谛都丢失了的爱,还能称为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