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前因为心情不好,又找回Rick and
Morty看,胡乱点开一集,发现是讲Rick和Unity。彩蛋的最后,Rick开着飞船回去,冲着Unity的飞船大吼大叫,用他平常的晃着浓重酒味的激动语调喊着Unity,最后却还是选择跟以看电影为借口而被骗出来的Morty离开。那时候是晚上,最后只剩下风扇叶片的声音和定格的画面,以及潜伏着的欲言又止的情绪。这大概就是Rick
and
Morty带给我的最深的感受:它不应只是如黑洞般的脑洞里一个个奇幻的平行宇宙与各种意想不到的事件,让人捧着爆米花大笑三声就再也没有然后,而是像Rick那样,在科学与人性的狂欢与奇遇的承载与映射下,存在的那么一些对这个世界,对周遭,对自己,的关心和在乎。

给公园写的文章,原文在这里:

他们帮助一个每晚都要进行死亡游戏的星球上被压迫的平民,英雄般地铲除掉那些社会顶层的罪恶的压迫独裁者,可是他们走后,当人们开始讨论要制定怎样的制度来维持生活时,自私,争吵,却又回到了原点;姐弟一起帮被Unity同化的人找回了自己的思想,结果却是“empower
them to follow their apparently misguided dreams”,
掀起了“种族战争”,所谓的自由让一切变得更混乱;Rick羡慕Unity可以随心所欲让他人遵从自己,Unity内心却羡慕Rick自由独立的个体;在Rick创造的为飞船供能的世界里,智力的发展使里面的生物再次创造了又一个世界为自己供能,一层套一层的奴役,最后zeep的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屈服在奴役中……Rick
and
Morty那些天马行空的巨大脑洞,源于对科学与人性的羁绊和质问。但它却是用一种玩世不恭而毫不在乎的讽刺口吻,不动声色地提出这些问题,而不给予任何评价。

----说明结束的分割线----

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Rick and
Morty从来不会灌任何的毒鸡汤,刚出现的一丝希望和美好会在下一刻被摧毁,如Morty为了拯救不相识的Fart经历了那么多,连Rick都开始认同他的做法时,最后一刻却亲手射杀了它,而刚经历一堆罪恶后,也可以像没事发生过那样去享受下一刻的美好,去吃雪糕,过接下来的生活。你看这生活像屎一样烂,掏开的层层叠叠的碎渣尽是条条悲伤而令人绝望的真理,对于整个社会对于浩瀚宇宙人渺小得连泡影都不是,可生活还在继续,你心中还怀揣着那么些些希望而继续挣扎。于是,Rick的消极,不负责任,玩世不恭,尖酸刻薄,正是源于他对世界的热切的在乎和关怀,正是他对抗他敏感内心中铺天盖地的悲伤与无奈的盔甲。他把情感收敛在最小的范围内,用满腔酒味的疯狂来解释他的冲动的作为,因为他怕受到伤害。而在这一季最后一集,当Rick真的决定放下铜墙铁壁的防备来释放的他情绪时,星级联邦毁了他的几乎一切,杀死他为数不多的那几个朋友,和家人逃亡到随便走走就可以逛一圈的星球,在这一刻,他曾经的恐惧都一一实现。但他这次没有逃,他用自己的入狱,换家人回地球的平常生活。在举报中说完一长串爆黑Jerry的话后,他驾着飞船在黑暗中飞过,Nine
Inch Nails的Hurt虚幻地响起,撕扯着Rick内心的所有情绪:
what have I become?
my sweetest friend/
everyone I know
太阳集团娱乐网址 ,goes away in the end
you could have it all
my empire of dirt
I will let you down
I will make you hurt

我从今年夏天开始看第一季,一开始觉得这部剧也就这样,没节操的剧那么多,太子妃还没节操呢,可越往后越意识到这剧不简单。

这就是Rick and
Morty,既快乐,又痛苦,既光明,又黑暗。但是它大概是不需要也不想要这样的无羞耻的赞美,因为它是架空着的奇幻的平行世界,在一切皆有可能中玩世不恭,严肃且煽情的话倒不用,最好的还是说几句被消音器哔掉的话,极尽可能地恶心一下你,出去疯狂地冒几次险,就又是另一天了。

让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点的是第一季的第 6 集,Rick 和 Morty
彻底把地球毁了,解决办法是抛弃这个世界,跑到另一个平行宇宙,那里地球没被毁掉,且他们两个被炸死,这样刚好可以顺顺当当填进去。

Rick总说,Wubba lubba dub dub,我很痛苦,请帮助我。
但他不会说出但丁在神曲里的那句,Abandon all hope, ye who enter here
因为他在乎。

剧中,这两个人要把自己的尸体埋在后院,Morty
失神地看着草坪上死去的自己,顿时忧伤的音乐响起,是 Mazzy Star 的《Look
On Down From The
Bridge》。看片的我,前一秒还在笑,这一秒心直接沉到水底。这就是人们常常用来形容好喜剧的「笑中带泪」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南刈无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还不止这样,在接下来的第 8 集里,Morty 的姐姐 Summer
发现自己的诞生就是一个意外。当年父母就没打算生她,Summer
觉得自己的存在没意义,一怒之下要离家出走,Morty
跑过来安慰她,说了一段黑暗至极的话:

在一次冒险中,我和 Rick
把整个世界都毁了,所以我们逃到这个平行世界来,因为这里世界还没被毁,而这个世界的我们死了。所以我们来了,把我们自己埋起来,取代了他们的位置。每天早上,Summer,我在距离自己腐烂的尸体
20
码的地方吃早饭。没有人的存在是有目的的,你哪儿也不属于,每个人都会死。来看电视吧。

其实关于存在的讨论贯穿这部剧始终,只是大部分时候,它都借 Rick
之口说出。考虑到 Rick
是一个古怪、自私、跟谁都不同的人,加上又往往出现在荒诞情节中间,观众很难把它当真,往往作为「无节操」部分一笑而过。幸好这部剧还有这样的时刻,在目不暇接的宇宙冒险中静下来,认真地说这么一段话。

在意识到这点之后继续看这部剧,意识到作者野心很大。

在第 2 季的第 2 集,Morty
主导那次冒险,这位小朋友的价值观跟好莱坞电影或任何一个蠢货一样,英雄去冒险,不管遇到什么都会引刃而解,最后深受人民爱戴,最好还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种想法天真得无趣,Rick
更觉得如此,这部剧也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结果是,确实好几次危机都被解除,但就在放松下来时,Morty 差点被 Jellybean
先生爆菊。

这才是现实,Morty。乍看起来这部剧脑洞大,没节操,其实是在努力忠于生活——生活可不像好莱坞电影一样有惊无险,也不是玩一场冒险游戏般无关痛痒,在真实生活中,坏事情会发生,很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