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部007版的泰囧,或者007版的热带惊雷,就算用最给面子的说法,一部007版的老无所依,也就这个样子了。

 《007:大破天幕危机》作为007系列电影50周年纪念之作,没有一点儿仗着献礼大片旗号的财大气粗:米高梅2011年破产,片子一度陷入停滞状态,编剧也走了,它的预算比上一集少了差不多五千万,所以如果觉得这集的大场面不够火爆,也不妨理解成钱的问题。

现存的几个动作片系列都换过不只一次导演,碟中碟的艾布拉姆斯和谍影重重的吉尔罗伊都属于有争议的导演,但是人家有丰富的动作/谍报片经验,门德斯拍《美国美人》的经历不仅不能加分,而且要扣分。我大致猜到制片方引入门德斯是看重那个小金人,想给007带来一丝人文气息,但很遗憾,彻底失败,从画面到剧本都糟的无以复加。

     不过据说,是导演萨姆·门德斯把原来剧本里不少大动作场面砍掉,重人物的文戏取而代之。他本人不承认也罢,但这一集里“人”的作用前所未有地重要,《皇家赌场》初步认可了邦德的楞头青时代,《天幕危机》则把一个过于梦幻的完美特工拖进现实。也许文艺导演都有太多的对“人性”的设问,门德斯的邦德就像诺兰的蝙蝠侠,需要回归到人生最初的恐惧、需要一次置之死地而后生才成就真英雄。剧情又像与银幕外发生的事情暗合,在最艰难尴尬的时候,一个五十岁高龄的银幕形象抛弃了一切花哨的粉饰,用最经典的桥段向经典致敬,也证明它仍有生机。

007系列不合逻辑的地方挺多的,比如上一秒还在某著名景点打的死去活来下一秒就到五星级酒店了,党政军巨头会面却没带警卫,但是过去不合逻辑是为了情节衔接快,炒热气氛,这次电影厂缺钱,场面就变得特别难看。

     萨姆·门德斯自称并不是那种007死忠粉,如果不是丹尼尔·克雷格热情地把他拽进这个项目,他的犹豫很多。007系列跨入的第五十个年头,时代已经变了,不知道是否得到了现实的启发,这个项目恢复启动后,门德斯的想法确定成让邦德面临人生抉择时经历低潮和无奈,他也把自己过去的重视合作伙伴集合在这部电影里,从剧本、摄影到音乐,理念贯彻始终。《皇家赌场》祭出史上最不优雅的“邦德”丹尼尔·克雷格的时候,消费的是他质朴但实打实的男性荷尔蒙,那时邦德刚出道,浑身棱角,跟以前那几代圆滑的潇洒倒也立刻区别开来;《天幕危机》他的棱角却是因为磕磕碰碰造成的磨损,此时M16也遭遇了最严重的威胁,机密被盗,系统被黑,主大楼爆炸折兵损将,特工的作用在新千年被科技质疑。这是起码十年来007电影主题最明确的一次,一个纯娱乐的电影多了对自己的反思,在五十岁生日时,它开始回溯过去,但它的方法不单单是把Q和钱班霓小姐之类离开太久的经典角色召回,还要回到邦德出生的地方,回到间谍电影的黄金年代,连台词也一再提及:“老招才有用。”

同样是匪首故意被抓,木马计投放病毒,COD9紧接着就是无人机海击沉奥巴马,中美大乱,总统座机坠毁在洛杉矶。天幕呢?布下这么大的陷阱,最后就只让伦敦损失了一辆地铁,然后带3个人去国会转了一圈就走了。您这是电影吗?这不典型的英剧配置吗?游戏场面大我们比不了,可是被很多人瞧不起的碟中谍3呢?恐怖分子只有一个别动队两架直升机去劫狱,却拍出了整个系列最惊天动地的一场戏。

     这是《天幕危机》高明之处-不管钱是不是重要的原因:致敬需要唤起记忆,但仅凭堆砌各种元素就太廉价了,而007能不枉被爱五十年,靠的还是一股英国气质,定制西装、只搅不摇的马提妮酒、邦女郎的温柔乡、还有Q给他折腾出来的各种奇妙武器是他的包装,但都不足以总结那气质是什么,《天幕危机》干脆尽量摘除或淡化一切虚无的标签,邦德最后依靠的是一辆家传老爷车、两把来福枪、少量炸药和不灭的职业尊严。Skyfall是邦德的家,最后大战的发生地,那一段戏依然有大量的枪战、爆炸,但却是西部片的拍法,机关算尽,徒手制暴才是至高的骑士精神。
罗杰·狄金斯的摄影也贯彻了门德斯要把它拍出心理惊悚风格的想法,它的动作戏镜头不再关照拳脚的力度,在上海大楼那段,利用光影的折射、流动,人的动作只剩剪影,暴力在其中也有诗意的韵律感。

最后一战是在老屋荒野孤军迎战大批杂鱼,环境是挺有气氛的,但是拍得有多难看大家有目共睹。天幕危机剧本很糟糕,但是根源问题是没钱,大场面不让拍,小场面要拍得激烈就要走谍影重重的路线,小场面还不能激烈,说要文艺范。行啊,门德斯,你不就是想省钱吗,你不是要文艺范吗,看看沉默的羔羊吧!你不就是拿了个奥斯卡吗?人家乔纳森戴米拿奥斯卡的时候你还在剑桥喝酒打屁呢!

     有人埋怨这里面竟然没有一个像样的邦女郎,两次啪啪啪都不过是走走过场。那只能说他们对女人的理解狭隘得只剩性符号:《天幕危机》真正的邦女郎就是M女士,而且主题既然是落叶归根,干脆衍生出对自我认知的支线,大反派席尔瓦也很明确地说清楚了自己的定位:他是邦德遭遇重创后的恶相,选择相信恶意地揣测、恶意地报复。邦德的身世电影没有多说,这反而没落俗套,因为重点是“孤儿更适合做特工”,而M就扮演了母亲的角色。过去的007电影,M和邦德一样,表面功夫作足,只有正面人格魅力,这次他们一同在狼狈中完成了对这些魅力的解释,但M更悲壮一些,门德斯用她的死标注邦德这一次的成长,让他确认自己必须坚持的。(文/3pinky)

制片方是希望门德斯能少用人,不爆炸不追车,拍出文艺味十足的谍报战来,但是真正的文艺谍报根本不适合007,尤其不适合007的观众,007要的就是外表光鲜的粗俗炫富,量子危机能拍出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文艺范就已经到头了。又要省钱,又要光鲜,又要装B,你说这是谁,这是王家卫啊,东邪西毒+一代宗师,你看吗?

找文艺片导演拍动作片是件风险很大的事。我能举出一大堆风格诡异看上去可以拍动作片的导演,比如大卫芬奇,比如索德伯格,比如帕迪里亚,但是你敢让他们拍吗?你不敢冒这个险。

门德斯是次冒险,可惜错了。

电影上映前的简介大致是这样的:MI6丢失了北约特工名单,上百名特工的生命危在旦夕。MI6总部遭到袭击,M遭人陷害,敌人神秘莫测,007临危受命!

从简介我们可以勾画出故事的轮廓:延续前2部电影的故事,这次量子集团潜伏在全世界政府高层的黑手要向MI6发难了。首先利用特工名单陷害MI6和M,再从肉体上消灭M和007,敌人空前强大而且有权有势,007逃脱追捕后在邦女郎的帮助下凭借简陋的装备一骑当千,消灭了MI5和CIA和摩萨德和联邦安全局和总参情报部的强大部队,一口气攻入唐宁街10号,一枪结束了詹姆斯卡梅伦罪恶的生命,保卫了M,保卫了女王,拯救了不列颠,万岁!